<var id="fdhjb"></var><th id="fdhjb"></th><progress id="fdhjb"></progress>
<progress id="fdhjb"><i id="fdhjb"><video id="fdhjb"></video></i></progress><progress id="fdhjb"></progress>
<cite id="fdhjb"></cite>
<address id="fdhjb"><del id="fdhjb"><ruby id="fdhjb"></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fdhjb"></address><var id="fdhjb"><del id="fdhjb"><th id="fdhjb"></th></del></var><var id="fdhjb"></var><cite id="fdhjb"></cite>
<progress id="fdhjb"><i id="fdhjb"></i></progress>
<cite id="fdhjb"><del id="fdhjb"><address id="fdhjb"></address></del></cite>
言情小说网 > 最强都市修真 > 第二十一章 “老丈人”出马

第二十一章 “老丈人”出马

  天色渐渐暗了。
  愁眉苦脸的周阳拎着礼盒缓慢走在山居园内的小道上。
  礼盒里不是什么特别贵重的东西,不值几个钱,就是寻常人家走访亲戚所用的礼品。
  脑海里想着姜天铭?#36816;?#35828;的那句话,如果他姜家出面的话拿下?#24378;?#22320;皮肯定没有问题,但如果是他周阳自己出面的话,老丈人慕铭还能不给他多省点钱?
  老丈人….呵呵,周阳脑子里想的最多的就是不容反驳?#20174;?#24863;觉离他非常遥远的这个?#30465;?br />  跟第一次来慕家不同,那时候的他心无旁骛,根本没想过以后跟慕?#19968;?#33021;有什么交集,最多就是纯粹的晚辈拜访长辈,哪怕当时面对别人的冷嘲热讽他也都能坦然受之。
  但是这一次,他是有目的而来的,从来没有求人办过事的周阳感觉?#34892;?#26080;措,甚至连怎么开口都没想清楚。
  烦乱的心境中或许更多是心虚?
  因为他跟慕心语确定的恋人关系,慕铭跟杨?#20960;?#26412;不知道。
  然而还要再因为这次福利院的事情需要请慕铭帮忙,他是真的越想越?#32531;?#24847;思往前多走一步。
  这一刻,周阳发现他那经历半年以来修炼得古井不波的内心不?#31995;?#34987;狂潮拍打。
  周阳烦躁得不断砸吧着嘴角。
  “咦?小阳!”忽然,跟前传来一声熟悉的惊喜声,周阳这才发现自己已经不知不觉走到了慕家门前。
  “啊,啊,杨姨。”周阳顿时像一个被人抓了现行的小偷一般,没?#20174;?#24515;中一紧,愣愣地抬头叫道。
  “你来怎么不都跟我说一声,快,快进来,老慕,心语,快?#32431;?#35841;来啦。”周阳的到来令杨兰高兴坏了。
  “我说你这孩子,来这儿就跟回家一样,怎?#20174;?#20080;东西,叔叔阿姨不缺这些。”杨兰嘴里一边碎叨着责?#31119;?#19968;边拉着周阳进屋。
  杨兰是个很善良的人,过去那些年里没少为周阳抹过眼泪,哪怕今时今日,周阳不再是那个被周家赶出去的弃子,甚至摇身一变成为?#29616;?#24180;轻一辈中的佼佼者,但在杨兰眼里,对方依然还只是自?#30418;?#30140;的那个孩子。
  “哦?小阳来了啊。?#22791;?#19979;班回来便一头扎在书房内的慕铭听到妻子的声音出来看见周阳后,倒是比?#31995;?#23450;,只不过那不经意间透出的惊喜目光出卖了他的真实想法。
  回想起过去的种种,他是最感到唏嘘的,很多时候,他都会自责为什么当初不相信周阳,不然两人之间的关系或许会更好吧。
  不能怪他有这种想法,身为体制内的人,每天面对的说难听点都是勾心斗角或者尔虞我诈。
  官场永远不可能像肥皂剧中那么平和,多年的体制熬炼下,戴有色眼镜看人是免不?#35828;摹?br />  “慕叔。”看到自己这位准“老丈人”,周阳深吸了一口气,既来之则安之吧。
  刚刚还在思念某人的慕心语听到楼下的动静,连忙“咚咚咚”走下楼,虽然现在两人每隔上一两天就能见到面,但是打小受过《诗经》熏陶的慕心语现在只记得一句话,“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周阳,你来了啊。”跟父亲慕铭同样的一句话,说在慕心语嘴里意味?#20174;?#19981;同。
  惊喜有余的慕心语刚想靠近周阳,忽然醒悟过来,这是自己家里,连忙?#31181;?#28608;动的情绪补上一句,“你先坐,我给你倒茶去。”
  ?#29677;擰!?#21608;阳尴尬得挠了挠后脑勺。
  “小阳,找我有事?#20426;?#24917;铭放下手中的事情,陪周阳坐在沙发上,带着疑惑若无其事地问道,别人只看到了周阳表面上的风光,他却更能深切了解此时对方在?#29616;?#30340;能量。
  说句?#32531;?#21548;的,周阳现在完全可以不用把他这个?#27801;?#21306;规划局的局长放在眼里。
  这个时候来自己?#19968;勾?#30528;礼品,总不可能提前拜年吧,事出反常必有妖啊。
  “没,没事,就是过来?#32431;?#20320;们。”周阳一愣之下,这句话几乎是脱口而出,不过他那强忍着?#24597;?#30340;模样哪能骗过平日里早就对形形色色的人司空见惯?#35828;?#24917;铭。
  ?#28909;?#21608;阳没说出口,慕铭也就装作糊涂不再问,反而心里觉得好笑,
  这小子平时的气概哪儿去了。
  慕心语给周阳倒了杯茶,也给自己父亲倒了一杯,随即就坐在两人身边。
  为了气氛不至于尴尬,慕铭陪周阳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一门心思还在想着到底如何开口的周阳除了?#29677;擰薄?#21734;”之外,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
  很快,杨兰的喊话吃饭打破了古怪的氛围。
  四菜一汤,看起来很精致,也很可口。
  慕铭开了瓶?#34892;?#19978;了年头的老酒,在杨兰的半阻止半嗔怪下给周阳倒了一杯,自己?#39539;?#19978;一杯。
  饭间,杨?#20960;?#24917;心语两人?#33267;?#30528;给周阳夹菜,看得慕铭那是醋意翻腾。
  一顿饭吃的简单又温?#21834;?br />  只不过周阳依然跟第一次来时一样,从头到尾没说上几句话,碗里的饭菜几乎快没过鼻尖。
  “小阳,听心语说你这?#25991;?#32456;大考拿了全科满分?#20426;?#26472;兰笑眯眯地一边给周阳夹菜一边说道。
  “唔...”周阳嘴里塞满了饭菜,含糊不清地应道。
  “妈,周阳这次全科满分已经轰动了整个?#29616;?#30340;中学,特别是他的那篇满分作文,听说不少教师打算私底下用于教学,我都能背下。”
  “夫子云,心犹圣书,乃有灵,常善读,辨真善伪美....”说到这茬,慕心语做了个很夸张的动作,一字不差地真的将周阳的那篇作文背出,那激动的模样仿佛比自己得了满分还要开心。
  其?#30340;?#24515;语的成绩也是相当不错,没有出人意?#31995;?#21516;样拿下江海中学年级第一,只不过跟周阳的全科满分对比还有不少的差距。
  慕铭小酌了一口,听着女儿背着周阳的作文,心中暗惊,没想到周阳竟然在文学上有这么高的造诣。
  一顿饭在融洽的气氛中吃完,周阳仍是没有开口提到关于买地皮的事情,慕铭不止一次看到周阳眼中的焦急,就是故意不再主动多问一句。
  他倒要?#32431;?#21608;阳能撑到什么时候。
  饭后,几人围坐在茶?#24178;希?#21917;喝茶,看电视,杨兰在一旁不时给周阳递水果。
  时间渐渐过去很长。
  一直到天色已经非常晚了,周阳还没有开口,反观慕铭已经困得哈欠连天。
  这时,杨兰才察觉到今天的周阳?#34892;?#21476;怪,都这么晚了也不离开,难不成有事?
  她倒不是不希望周阳在这里,就是觉得奇怪。
  “哎?#24076;?#22909;啦,我说小阳,你到底有什么事就说吧,再这么憋着,我看着都替你难受。”终于还是慕铭忍不住开口第二次问道,站起来敲了敲?#34892;?#37240;痛的后腰,实在是困得不行了。
  杨兰诧异地看着自己丈夫跟周阳,?#24187;?#30333;这是在打什么哑谜。
  “额...”周阳被慕铭忽然这么一说,也是?#28857;?#24867;尴尬地笑着,哪能不知道自己的样?#29992;?#33021;瞒过慕铭的观察。
  ?#38712;?#19981;说,我可去睡了啊....”看着周阳还不说,慕铭故作姿态地转身看了周阳一眼。
  “啊,别,慕叔,其实我来是想跟你商量个事。”周阳一急,快速说道。
  ?#21543;?#37327;什么事?#20426;?#24917;铭忍着困意疑惑地看着周阳,心想以对方如今的能耐还有什么事需要找到自己。
  “我想买下?#27801;?#21306;北边原本属于国企钢材市场的?#24378;?#22320;皮。”周阳一口气把想说的话说完,连个好听点的修饰词都没?#23567;?br />  “买地皮?#20426;?#24917;铭听后一愣,身为?#27801;?#21306;规划局的一把手,他自然知道周阳说的是哪里。
  ?#24378;?#22320;皮确实如周阳所说,原本属于一家国企建造的钢材市场,自从搬迁后一?#26412;?#33618;废在那里,不过谁都知道,?#27801;?#21306;现在正处于二次开发阶段,所以国土资源局就暂时任由地方空着,没有出售的打算。
  还有一重原因就是那个地方比较特殊,两市交界处,四面环山,如同?#23383;?#19968;张,不论公家用还是私用都有很多种不同方?#31119;?#35841;也无法预测这块地皮未来的价值如何。
  他的规划局也曾不止一次?#38405;强?#22320;方尝试过规划,但最终还是决定?#30830;?#19968;放,等有了好的计划再说。
  “你买那里做什么?#20426;?#24515;里想着这些,慕铭狐
  疑地看着周阳,打算先问清楚对方买地皮的理由,如果周阳是替别人开口的话,说不得他要让对方失望了。
  “我跟姜大哥成立了一家儿童福利?#28023;?#25991;件都批下来了,就缺个地方,我看过不少地皮,挑来挑去还是觉得放在?#27801;?#21306;好一点。”周阳没有隐瞒福利院的计划,?#38405;?#38125;如实说道。
  “什么?福利?#28023;俊?#36825;下不止是慕铭,连杨兰都坐不住了,他们都不是普通人家,当然知道周阳的打算意味着什么。
  自?#22987;?#35782;过不少?#29616;?#38738;年才俊的慕铭,在这一刻忽然发现那些所谓的天之骄子在周阳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谁有这样的勇气,谁有这样的善举!
  大无畏,这才是真正的大无畏!
  他丝毫不怀疑周阳这话的可信性,更何况还有姜天铭的参与。
  随后,慕铭一家子除了事先知晓情况的慕心语之外,夫妻两人几乎是在震撼中听完了周阳的整个福利院计划。
  慕心语在一旁,头一次在家人面前看向周阳的目光没有隐藏爱慕之意,不过深处震惊中的慕铭夫?#38745;?#27809;有发现女儿的异样。
  不知不觉,半个小时过去,当周阳简略讲完计划后,慕铭长长呼出一口气,连忙端起茶杯压一压震撼过后的口干舌燥。
  “所以我想请慕叔帮忙,尽快拿下?#24378;?#22320;皮。”周阳说出最后一句,同样长吁一声,瞬时感?#20132;?#36523;轻松。
  慕铭就这么把茶杯捧在手上,看向周阳的目光要多复杂有多复杂,同时快速思?#32423;?#26041;所说的事宜。
  有姜家在背后,慕铭自?#24187;?#30333;就算不经过自己这里,对方同样能够买下地皮,但?#28909;?#26159;周阳向他开口,那么意义?#20174;?#22823;不相同。
  不论是本着过去那些年自己内心对周阳的愧疚还是周阳这件事情本身的意义,慕铭都没有拒绝的理由,而?#19968;?#35201;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去帮这个忙!
  慕铭脑子里不断想着这件事情需要通过的程序,哪里需要用上人情,哪里需要找更大的领导出面…..
  “你倒是说话呀,你要是敢不答应,我帮小阳找老徐帮忙。”见慕铭久久不说话,杨兰推搡了一下丈夫,语气中不无?#40763;小?br />  听了周阳的计划,杨兰心中百感交集,她口中的老徐就是?#29616;?#24066;?#27490;芫沙?#21306;的区委书记徐永华,两家人的关系相当不错。
  “你急什么,这个事情我肯定帮,我是在想怎么做才能最大程?#24525;?#23567;阳节省投资!”慕铭?#32531;?#27668;地看了自家?#25293;?#19968;眼,他的想法果然被姜天铭说中,答应之余已经在帮周阳考虑省钱的事情。
  “哼,这才像话。”杨?#24049;?#30528;乐道,对周阳眨了眨眼睛,那义不容辞的模样反?#21476;?#24471;周阳?#32531;?#24847;思?#20889;?#30528;哭笑不得。
  “行了,这事我心里大概有个谱,你等我电话,不出意外一两天内就能有消息,争取年前帮你搞定。”思索许久,基本上有了打算的慕铭拍着桌面给了周阳一个答复。
  用姜天铭的话说,拿下地皮肯定没有问题,摆在慕铭眼前的无非是怎么帮周阳省钱。
  主要是时间太紧了,距离过年只剩下三四天而已。
  得到了肯定答复的周阳心?#26032;?#19979;一块大石,事情总算没被自己搞?#36965;?#36825;简直比跟人打一场还要受折磨。
  “好的,这件事就拜托慕叔了,我这就回去。”心中轻松了不少的周阳这才起身跟慕铭一家子道别。
  当杨兰说道“要不今晚就住这儿”的话时,周阳匆?#19968;?#20102;一句,出门几乎都是用溜的,后面?#32769;?#33021;听到慕心语银铃般的笑声。
  当晚,周阳没有回周家祖宅,也没有回山居墅,难得一个人清净的他索性直接来到老龙山山顶。
  月光下,周阳开始不厌其烦地一遍又一遍修习着法决,修炼如同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虽然他现在可以说已经完成了所有修炼伊始想做的事,但对于修炼仍然不肯放松。
  他是个守信用的人,知道能有现在的一切离不开当初?#22253;?#24618;的?#20449;怠?br />  一夜的修习加恢复,当天边第一缕阳光洒向老龙山的时候,收获满满的周阳往山下走去。

  天才一秒?#20146;?#26412;站地址:www.9561759.com 言情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xyanqing.com
内蒙古快3走势图带线
<var id="fdhjb"></var><th id="fdhjb"></th><progress id="fdhjb"></progress>
<progress id="fdhjb"><i id="fdhjb"><video id="fdhjb"></video></i></progress><progress id="fdhjb"></progress>
<cite id="fdhjb"></cite>
<address id="fdhjb"><del id="fdhjb"><ruby id="fdhjb"></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fdhjb"></address><var id="fdhjb"><del id="fdhjb"><th id="fdhjb"></th></del></var><var id="fdhjb"></var><cite id="fdhjb"></cite>
<progress id="fdhjb"><i id="fdhjb"></i></progress>
<cite id="fdhjb"><del id="fdhjb"><address id="fdhjb"></address></del></cite>
<var id="fdhjb"></var><th id="fdhjb"></th><progress id="fdhjb"></progress>
<progress id="fdhjb"><i id="fdhjb"><video id="fdhjb"></video></i></progress><progress id="fdhjb"></progress>
<cite id="fdhjb"></cite>
<address id="fdhjb"><del id="fdhjb"><ruby id="fdhjb"></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fdhjb"></address><var id="fdhjb"><del id="fdhjb"><th id="fdhjb"></th></del></var><var id="fdhjb"></var><cite id="fdhjb"></cite>
<progress id="fdhjb"><i id="fdhjb"></i></progress>
<cite id="fdhjb"><del id="fdhjb"><address id="fdhjb"></address></del></c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