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fdhjb"></var><th id="fdhjb"></th><progress id="fdhjb"></progress>
<progress id="fdhjb"><i id="fdhjb"><video id="fdhjb"></video></i></progress><progress id="fdhjb"></progress>
<cite id="fdhjb"></cite>
<address id="fdhjb"><del id="fdhjb"><ruby id="fdhjb"></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fdhjb"></address><var id="fdhjb"><del id="fdhjb"><th id="fdhjb"></th></del></var><var id="fdhjb"></var><cite id="fdhjb"></cite>
<progress id="fdhjb"><i id="fdhjb"></i></progress>
<cite id="fdhjb"><del id="fdhjb"><address id="fdhjb"></address></del></cite>
言情小说网 > 警察攻略 > 第89章 大毒师

第89章 大毒师

        从汉城集团大厦出来,马斯洛并没有回家,而是去了殡仪馆。

        跟在他身后的还有裴斗完一系的人,虽然大厦的监控,认定黄驰是警察,可是仍有很多人自来为他送行,送他走完这世上的最后一程。

        马斯洛戴着墨镜一言不,他缓慢地走上台阶,立马有人替他拉开铁门。

        停尸房里面的温度很低,马斯洛轻轻地走近那具盖着白布的尸体,他慢慢地伸出了手。

        白布被慢慢地揭了下来,他一下低下了头,跟在他身后的裴斗一系的人马也都低下了头。

        马斯洛感觉自己的心被?#38236;?#24456;疼,他与这个沧桑的汉子虽?#24187;?#26377;深交,但是象与沈蓝一样,无论在青都开区还是江河省的北州,大家都是并肩战斗的战友。

        战友已逝,此时惟?#20889;?#27882;。

        他慢慢地抬起头,看着黄驰那张蜡黄的脸,这张脸现在是如?#35828;?#29087;悉,又是如?#35828;?#38476;生。

        他一挥手,十几个身着黑色西装的人?#37027;?#36864;了出去。

        马斯洛把手插进兜里,慢慢掏出一样东西,这样东西,熊猫也曾在郑涛的灵前烧过,这样东西是象郑涛和黄驰这些老刑警的最爱。

        他慢慢地打开包装,一支一支地摆放于地上。

        啪——

        淡蓝色的火苗点燃,香烟冒出更大的火光,?#28059;?#38543;之腾腾而起。

        别了,黄哥。

        再见,警察!

        哗啦——

        沉重的铁门再次被拉开,阳光打在?#25104;希?#24456;温暖,世间的一切美好仍在继续,可是,丑恶也仍在继续。

        活着的人还要活着,还要继续与丑恶与犯罪作斗争,完成已经逝去的人未完成的心愿。

        ……

        “去过了吗?”沈蓝守在门前,轻轻地接过他的外套,管家邱与恩一挥头,一个仆妇立马过来从沈蓝手中把衣服接走。

        “去过了。”马斯洛简短地回答道,他看?#22402;?#23478;邱与恩,?#29240;?#21320;有客人,饭菜做?#26757;?#30427;些。”

        “好的,邱先生。”邱与恩笑着微微颔,去厨房布置开来。

        “什么人?”沈蓝轻轻地问道。

        “大毒师。”马斯洛亦轻轻地回答道,可是心时心境平息下来,他才慢慢感觉到一丝疑惑,为什么金英淑怀疑他还让他去找大毒师?

        怀疑他是警察还把大毒师暴露于他的面前?

        ………………………………

        同一个问题,此时陈彧也在询问汪文治。

        “汪先生,是不是我们应该出手了?”

        汪文治的精气神已较?#28903;?#26102;大为好转,他注视着陈彧,“人性都一样,中国有句古诗叫作春风得意马蹄急,我们也可以这么理解这句诗,嗯,只要一得意就会露出马脚来。”

        陈彧笑了,“到时邱与恩会认定他是否就是邱潮涌,就象上一个人一样。”

        陈彧知道,那是一个警察,来自中国国内的警察,却也是进入到毒品实验室之后,被邱与恩亲自处决了。

        杀人于无形,尸骨无存。

        …………………………………

        …………………………………

        墙上的时钟已经连续敲打了十二次。

        马斯洛看看手表,又看看桌上的菜,已经中午十二点了,可是大毒师还没有联系自己。

        管家邱与恩站在马斯洛身后,一众仆妇都恭敬地站在门口,可是从门里朝外面望去,一个?#35828;?#36523;影都看不到。

        “不是说十二点吗?人呢?”沈蓝轻轻地问道。

        马斯洛拿出那个手机号,刚要再拨,可是管家邱与恩突然道,“邱先生,人已经来了。”

        来了?在哪里?

        马斯洛看看外面,他站起身来朝外面走去,可是院子里除了保镖没有别人。

        “在哪?”马斯洛问道,他看看沈蓝,又看看一众仆妇,突然,他醒悟过来,“你?”

        邱与恩仍恭敬地道,“是的,邱先生。”

        你?

        马斯洛不由望向沈蓝,沈蓝也看向他,二人同时大骇,自从回到汉城,自从从乐天大厦搬回到这里,竟是与这个大毒师共处一室?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这个人名义是他的管家,暗地里却是集团乃至世界上最大的毒师。

        并且,在这个家里,他还察?#22402;?#20182;的手机,监听过他与沈蓝的对话,观察过两?#35828;?#34920;情,?#36824;?#24184;亏当时与黄驰会面不在家里。

        “理事长,管家,这是我的一份职业。”邱与恩好象仍沉浸在管家的角色当中,?#25104;?#19968;脸感激之情。

        “那您快坐下。”沈蓝从座位上站起来礼让着他,可是,邱与恩仍一?#22478;?#24685;地站着。

        震惊之下,马斯洛不知说什么好了,“实验室也在这里?”他?#36739;?#36234;是震惊,越不可能生的事偏偏就生了。

        “是的。”邱与恩一低头回答道,可是这声回答又让马斯洛不知说什么好了。

        灯下黑,真的是灯下黑吗?

        可是,这是富?#35828;?#21035;墅区,这里怎么可能是实验室?

        “邱先生,您跟我来。”邱与恩笑道,恭敬地在前面引领着,“您这边走。”

        地下的?#24179;?#26159;马斯洛从来没有去过的,只是在回家的当天亲自下去取了一瓶酒,以示他对这里的熟悉。

        “下面不是?#24179;?#21527;?”马斯洛问道。

        “是?#24179;眩?#37041;先生。”邱与恩笑着答道,“?#36824;?#22312;地下还有一层,就充当我的临时实验室。”

        临时实验室?

        “对,”来到地下,邱与恩轻轻地扳动一个?#20166;埃?#19968;扇门慢慢地被打开了,“邱先生,实验室的密封条件很好,不会影响到红酒的?#20828;饋!?

        “嗯,嗯。”马斯洛言不由衷疲道。

        “我的一些新的想法会在这里完成,这里靠近海边,少量的废水和?#20828;?#20250;很快消散,也不会给大家带来不便。”邱与恩的话似乎表明他还是一个守法的公民,还是一个有责任心的管家,可是他从事的工作却是世上最罪恶的行当。

        马斯洛看着里面的?#31185;?#32592;罐,不得不说,邱与恩是一个很利索的人,实验?#23452;?#23567;,但是规规矩矩,一切东西的摆放都很妥帖。

        ?#29240;?#26377;这里,生产不出新型的毒品?#26705;俊?#27784;蓝看他一眼,似乎奇怪他为什么这么急着?#21271;?#20027;题。

        “是的,这里是我的一些新的想法,随时记录下来随时在这里实验。”邱与恩仍是一幅管家的模样,似乎对马斯洛保持着尊重。

        “那么生产这些东西的实验室在什么地方?”马斯洛又问道。

        “嗯,我们现在就可以去。”邱与恩仍恭敬道。

  天才?#24187;爰亲?#26412;?#38236;?#22336;:www.9561759.com 言情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xyanqing.com
内蒙古快3走势图带线
<var id="fdhjb"></var><th id="fdhjb"></th><progress id="fdhjb"></progress>
<progress id="fdhjb"><i id="fdhjb"><video id="fdhjb"></video></i></progress><progress id="fdhjb"></progress>
<cite id="fdhjb"></cite>
<address id="fdhjb"><del id="fdhjb"><ruby id="fdhjb"></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fdhjb"></address><var id="fdhjb"><del id="fdhjb"><th id="fdhjb"></th></del></var><var id="fdhjb"></var><cite id="fdhjb"></cite>
<progress id="fdhjb"><i id="fdhjb"></i></progress>
<cite id="fdhjb"><del id="fdhjb"><address id="fdhjb"></address></del></cite>
<var id="fdhjb"></var><th id="fdhjb"></th><progress id="fdhjb"></progress>
<progress id="fdhjb"><i id="fdhjb"><video id="fdhjb"></video></i></progress><progress id="fdhjb"></progress>
<cite id="fdhjb"></cite>
<address id="fdhjb"><del id="fdhjb"><ruby id="fdhjb"></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fdhjb"></address><var id="fdhjb"><del id="fdhjb"><th id="fdhjb"></th></del></var><var id="fdhjb"></var><cite id="fdhjb"></cite>
<progress id="fdhjb"><i id="fdhjb"></i></progress>
<cite id="fdhjb"><del id="fdhjb"><address id="fdhjb"></address></del></c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