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fdhjb"></var><th id="fdhjb"></th><progress id="fdhjb"></progress>
<progress id="fdhjb"><i id="fdhjb"><video id="fdhjb"></video></i></progress><progress id="fdhjb"></progress>
<cite id="fdhjb"></cite>
<address id="fdhjb"><del id="fdhjb"><ruby id="fdhjb"></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fdhjb"></address><var id="fdhjb"><del id="fdhjb"><th id="fdhjb"></th></del></var><var id="fdhjb"></var><cite id="fdhjb"></cite>
<progress id="fdhjb"><i id="fdhjb"></i></progress>
<cite id="fdhjb"><del id="fdhjb"><address id="fdhjb"></address></del></cite>
言情小說網 > 我的鄰居是皇帝 > 第546章 倆皇帝都睡不著了

第546章 倆皇帝都睡不著了

        符昭信拿下了宣城,這家伙就有點飄飄然,不知道自己吃半斤八兩,琢磨著可以直接攻擊金陵,等抓到了李弘冀,沒準妹夫的冠軍侯會落到他的頭上。

        讓別人也管自己叫侯爺,那該多爽啊!

        當然了,符昭信也只是夢夢而已,就在他送去捷報之后,葉華的指令就迅速傳下來。讓他就駐扎在宣城,不許前進一步,膽敢妄動,即便勝利,也要按軍法處置。

        葉華知道符昭信的德行,給他三分顏色就敢開染坊,所以葉華說得很明白,能拿下宣城,就是大功一件。

        他的當務之急,是盡快落實均田,該給士兵的賞賜不能少,同時沒收世家田產,分給無地和少地的百姓,爭取宣城當地人的支持,站穩腳跟,并且把影響力擴散出去。

        兵馬不要動,但是要發動一切力量,把消息散布出去,要告訴百姓,大周的策略,清丈田畝,均分土地,是為了大家好。

        要想擺脫命運,過上好日子,就要迎接大周王師到來。

        符昭信也不是真的笨蛋,他只是懶得動腦子。

        可現在獨當一面,不動腦子也不行了。

        妹夫的意思很清楚,打,孤軍深入,未必能贏,只要占據宣城,并且能影響周圍,制造混亂,就已經足夠了。

        符昭信想了想之后,覺得葉華的辦法靠譜。

        他立刻挑選出一些俘虜,答應放他們回家,但是要把消息帶回去。

        還有,找來商賈,地方的藝人,說書先生,讓他們走到田間地頭,去把消息傳出去。

        符昭信是使出了渾身解數,但是不得不說,南唐的農村,還是像一個個堅固的堡壘,難以攻克。

        大周摧毀了士紳大戶,讓朝廷政令能夠下達。而南唐正好相反,世家大族,越發強大。派出去的人,送出去的消息,都被地方的士紳給阻擋了。

        你說大周給老百姓分田,他們就說是要把所有人的土地都搶走。

        你說大周是為了百姓好,他們就說大周殘暴不仁,專門殺人。

        還有人從金陵弄來了許多舊報紙,煞有介事,給老百姓講,大周是多么可惡。大多數老百姓一輩子都沒有離開過老家,更不認識字,見識有限,他們被唬得還以為大周的人都紅頭發,綠眼睛,跟鬼似的。

        符昭信的舉動,不能說沒有用處,但是卻不像想象中那么神效。

        不過要說福將,人家就是有福氣。

        雖然老百姓沒有動,但是另外一伙人動了。

        他們就是南唐的礦工!

        前面提到過,李弘冀為了富國強兵,鼓勵工商,交易頻繁,需要的錢幣就多了,除了鑄大錢之外,李弘冀還四處尋找礦山。

        還真別說,南唐的國土在江南的部分,大致位于后世江西和江蘇之間,這一帶金銀礦產還算豐富,以貴溪為例,就有很豐富的銀礦。

        李弘冀將大量的囚犯放逐到貴溪,其中不少都是反對他的大臣,悉數貶為奴仆,放逐全家人來挖礦。

        要說起來,李弘冀還真是葉華的好學生,葉華用契丹人當奴仆,挖掘煤鐵礦藏,拼命壓榨,李弘冀的壓榨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他下了旨意,為了防止礦工私藏銀子,每個人都被扒光,只給兩塊布,像是門簾似的,遮住關鍵。然后就沒日沒夜,在山中勞作,開采銀礦,然后送出去,煉成銀錠,送入金陵。

        這些礦工每天干八個時辰以上,只能得到一兩塊發霉的餅子,喝的都是河里的臟水,住的更慘,就是四面通風的棚子,每到下雨陰天,溫度下降,大家伙只能擠在一起,用彼此的身體取暖。

        銀礦的死傷幾乎是家常便飯,每天都會有人摔落山澗,或者餓死,病死,死亡礦工的尸體,已經堆滿了上古,連周圍的野狼都吸引過來了,大啖尸體,仿佛鬼蜮!

        終于,這些礦工承受不住壓榨,他們決定放手一搏!

        大周人馬攻下宣城,鼓舞了礦工,這些人鼓足勇氣,拿起鍬鎬鐵釬,發起了攻擊……礦工舉事,遠比鹽工來得猛烈,畢竟這些礦工組織能力更強,作戰也更勇敢。

        他們很快集結了上萬人,分別向洪州和饒州方向發起了攻擊,這兩地都在鄱陽湖邊上,兩地受到攻擊,弄得江州也人心惶惶。

        江州在鄱陽湖口,緊挨著長江。

        這下子就熱鬧了,長江航道受到了威脅。位于下游的金陵,已經是四面楚歌,危在旦夕!

        “哈哈哈!”

        葉華從陸續送來的消息判斷,這把火是越燒越旺,從南到北,處處起火,就憑著李弘冀,他有本事破局嗎?

        不管他有沒有辦法,葉華都覺得到了出手的時刻。

        “真是奇了怪了,我在江南折騰了快兩個月,怎么揚州那邊一點動靜都沒有,陛下也太慢了。”

        葉華忍不住搖頭,不管柴榮了,他親自率領五萬人馬,告別蘇州百姓,以楊業為先鋒,直取常州。

        這就叫處處開花,讓李弘冀沒法應付。

        “這一戰,要攻破金陵,滅了南唐,一統天下的日子就不遠了!拿下金陵,共享太平!”

        葉華在一番慷慨激昂的宣誓之后,毅然出兵。

        按照規矩,在出兵之前,葉華寫了一份詳細的奏疏,介紹了自己渡江之后的經過,也寫了下一步的打算,并且請旨,詢問需要如何配合朝廷大軍的動向。

        這封奏疏送上去,揚州的文武就炸鍋了,那叫一個目瞪口呆。

        以趙匡胤為首的諸將,盯著奏疏的副本,大眼瞪小眼!

        乖乖,開什么玩笑?

        葉華不過帶了五千人過江,轉眼就有了十萬大軍,而且原本是保護搖搖欲墜的蘇州去的,可一轉眼間,不但拿下了吳越的秀州和華亭,還順手占據了南唐的宣城,現在又去攻擊常州,好大一片國土,全都是葉華的地盤了!

        我的侯爺啊,你手腳還真夠快的。

        “嘿!”

        趙匡胤狠狠一拍桌子,他原來還想著葉華去了蘇州,終于輪到他們一展拳腳了。畢竟主戰場在揚州,十萬大軍也在揚州,葉華就算再有本事,也只能甘當配角。

        可哪里想到,有些人就是能折騰。

        五千人也讓他玩出了花!

        這吳越和南唐也太菜了,你們就不能給力點,簡直是廢物點心,沒有救了。

        “你們說怎么辦吧!”趙大氣哼哼道:“咱們在揚州城外,按兵不動,就這么僵持著,寸功未立。再這么下去,要不了幾天,沒準冠軍侯就把金陵拿下來了!”

        張永德咬牙切齒,“我可不是嫉妒冠軍侯,我就是想說,咱們不該這么窩囊,要請旨!”

        “請旨?”韓通遲疑反問。

        “請旨攻城!”張永德道:“我愿意當先鋒,殺進揚州去!”

        “算我一個!”石守信跟著說道,潘美,慕容延釗,大家伙都一個勁兒嚷嚷著出擊。

        趙匡胤和韓通互相看了看,作為禁軍的統帥,他們應該把大家伙的意思傳達上去了。

        “走,去面見陛下!”

        兩個人懷著不破樓蘭終不還的決絕,來求見柴榮,一直以來,皇帝陛下都采取圍而不攻的戰略,雙方就這么僵持著。

        “你們的來意朕知道了。”

        柴榮先開口了,“冠軍侯爭取到了絕佳的戰機。”

        聽皇帝這么一說,趙匡胤的眼睛亮了,“陛下!是要臣等出戰攻城嗎?”韓通同樣用熱切的目光,盯著皇帝陛下的臉,只要點頭一下,這倆人都能嗷嗷沖出去拼命。

        這些日子,實在是憋壞了。

        柴榮笑了,“既然是天賜良機,就不能浪費了。你們立刻去加固軍營,挖掘壕溝,準備迎敵!”

        “什么?”趙匡胤愣了,“陛下,莫非是要等著南軍來攻?”

        柴榮淡然一笑,“以逸待勞,正好破敵!”

        韓通遲疑道:“陛下,李弘冀明知不及我軍精悍,他敢來嗎?”

        “哈哈哈,冠軍侯費了這么大的心思,決戰態勢已經形成,他要是不賭一回,怎么會甘心呢!”

        柴榮道:“你們放心吧,李弘冀已經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朕料定,今天他睡不著了。”

        趙匡胤和韓通將信將疑,告退離去……御帳之中,只剩下柴榮,這位皇帝陛下,滿臉紅光,竟然喜得坐不住了,在地上走了兩圈,不停揮動胳膊。

        “好,干得太好了!”柴榮也失眠了,他在心里暗暗道:“朕必須要加一把勁兒了,這三十萬人,要是沒法一口吃下去,會讓世人瞧不起的,說朕比不上冠軍侯。”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9561759.com 言情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xyanqing.com
内蒙古快3走势图带线
<var id="fdhjb"></var><th id="fdhjb"></th><progress id="fdhjb"></progress>
<progress id="fdhjb"><i id="fdhjb"><video id="fdhjb"></video></i></progress><progress id="fdhjb"></progress>
<cite id="fdhjb"></cite>
<address id="fdhjb"><del id="fdhjb"><ruby id="fdhjb"></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fdhjb"></address><var id="fdhjb"><del id="fdhjb"><th id="fdhjb"></th></del></var><var id="fdhjb"></var><cite id="fdhjb"></cite>
<progress id="fdhjb"><i id="fdhjb"></i></progress>
<cite id="fdhjb"><del id="fdhjb"><address id="fdhjb"></address></del></cite>
<var id="fdhjb"></var><th id="fdhjb"></th><progress id="fdhjb"></progress>
<progress id="fdhjb"><i id="fdhjb"><video id="fdhjb"></video></i></progress><progress id="fdhjb"></progress>
<cite id="fdhjb"></cite>
<address id="fdhjb"><del id="fdhjb"><ruby id="fdhjb"></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fdhjb"></address><var id="fdhjb"><del id="fdhjb"><th id="fdhjb"></th></del></var><var id="fdhjb"></var><cite id="fdhjb"></cite>
<progress id="fdhjb"><i id="fdhjb"></i></progress>
<cite id="fdhjb"><del id="fdhjb"><address id="fdhjb"></address></del></c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