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fdhjb"></var><th id="fdhjb"></th><progress id="fdhjb"></progress>
<progress id="fdhjb"><i id="fdhjb"><video id="fdhjb"></video></i></progress><progress id="fdhjb"></progress>
<cite id="fdhjb"></cite>
<address id="fdhjb"><del id="fdhjb"><ruby id="fdhjb"></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fdhjb"></address><var id="fdhjb"><del id="fdhjb"><th id="fdhjb"></th></del></var><var id="fdhjb"></var><cite id="fdhjb"></cite>
<progress id="fdhjb"><i id="fdhjb"></i></progress>
<cite id="fdhjb"><del id="fdhjb"><address id="fdhjb"></address></del></cite>
言情小說網 > 次元法典 > 第七百零二章 紅方看起來優勢不大

第七百零二章 紅方看起來優勢不大

        光之箭雨從天而降,落入了人群之中。

        呼嘯的箭矢貫穿了那些人造人的身體,將魔偶堅硬的外殼打成碎片。雖然這一支支箭矢本身的攻擊力并不算高,對于從者而言沒有什么效果,但是對于這些脆弱的人造人和魔偶來說就不同了。

        “這算是開場交大以示友好嗎?”

        方正站在托利法斯的城墻上,注視著遠處的戰場,同時打開自己的終端,開始“欣賞”起了這場前所未聞的圣杯戰爭。

        伴隨著紅方archer寶具的一輪轟炸,人造人和魔偶的隊形徹底崩潰。而在浮空城下面的龍牙兵軍團也趁機一擁而上,向著城堡攻了上去。

        如果是人類所組成的軍隊,那么剛才那一波不講道理的射擊足以讓他們士氣崩潰。但是人造人畢竟不是人類,雖然做不到鋼鐵般的無情,不過他們還是迅速組織好了隊形,舉起手中的武器再次與眼前沖鋒而來的龍牙兵開始了混戰。

        而與此同時,雙方的從者們也向著戰場進發。

        敵人還有三十秒到達戰場………全軍出擊!

        “好了,這場比賽開始了,讓我們看看雙方的英雄。”

        方正一面看著眼前的屏幕,一面開始了解說。

        “首先是紅方,紅方上單是lancer迦爾納,中單rider阿喀琉斯,下方輔助分別是caster莎士比亞和assassin賽米拉米斯,打野則是archer阿塔蘭忒,這是一個非常激進的輸出選擇。而黑方的上單則是lancer弗拉德三世,中單是archer喀戎,下方由berserker弗蘭肯斯坦作adc,輔助則是rider阿斯托爾福和caster………叫什么忘了,還有送人頭打野紅berserker………好了,這個我們可以無視。”

        看著屏幕上那個笑的和傻子一樣的紅berserker,方正揮了揮手,果斷切掉了畫面。

        “就人數而言,雙方相差不多,雖然我方多了一個打野和一個輔助ap,但是基本等于沒有一樣,現在我們來看看戰斗…………”

        在方正的解說聲中,戰斗打響了。

        “轟!!”

        伴隨著一道閃電從天而降,紅rider首先采取了行動,只見他一聲口哨召喚出了一輛戰場,呼嘯著向戰場前方飛奔而去。

        以rider職階現世的阿喀琉斯自然不同凡響,一般的人造人根本無法抵擋在他的沖擊,在那輛的戰車的橫沖直撞下,所有擋在他面前的人造人甚至都來不及靠近就被轟飛。甚至就連那些堅硬的人偶,也直接被戰車給撞成了破爛。

        “哈哈哈!只有這點兒本事嗎?黑方的從者在哪兒,快出來和我一戰!”

        興奮的揮舞著手中的長槍,rider風馳電掣一般的向前進發。但是很快,他的戰車下方被撞碎的魔偶碎片卻忽然如同泥漿般融化開來,將戰車的死死的包裹在其中,然后再次凝固,變成了堅硬的石塊。而rider的突擊也因此被遏制,與此同時,抓住這個機會,四周的人造人迅速舉起武器,向著紅rider撲了過去。

        “哈哈哈,根本沒有用,你們這些雜魚!!”

        一面大笑著,紅rider一面舉起手中的長槍在空中揮過,伴隨著寒光閃過,向著紅rider撲去的人造人們頓時被撕裂,噴涌而出的鮮血仿佛雨水般散落在大地上,遮蔽住了紅rider的視線。

        就在這一瞬間,一支箭矢忽然穿過四散飛落的尸體與鮮血,射向了紅rider的脖頸。

        “!!!”

        察覺到這突如其來的偷襲,紅rider也是猛然一驚,但是作為身經百戰的英雄,他還是及時揮舞長槍擋住了那支箭矢的攻擊,但是即便如此,鋒利的箭矢還是擦著紅rider的脖頸飛射而過,給他留下了一抹傷痕。

        “真有趣………”

        感受著脖子上火辣辣的疼痛,紅rider反而露出了興奮的笑容。

        “是你嗎?黑方的archer!出來,讓我們好好較量一番!!”

        “嗖嗖嗖!!”

        如同是為了回應紅rider的叫囂般,很快,數支箭矢再次從魔偶的縫隙之中飛射而出,但是這一次在早有準備的紅rider面前卻并沒有起到什么作用,而是直接被打飛。但是即便如此,借助箭矢飛來的方向,紅rider也確定了對方的位置。

        “是這邊嗎?!”

        大聲喊叫著,紅rider舍棄了戰車,一個飛躍朝著箭矢射出的地方沖了過去,他舉起長槍向前一刺,呼嘯的氣流頓時爆發,將眼前堅硬巨大的魔偶打成了碎片。與此同時,一個身影迅速從魔偶破碎的身體后面飛躍而出,借助其他的魔偶再一次與紅rider拉開了距離。

        “站住,別跑!!”

        看著黑archer居然打算逃跑,紅rider當然不打算放棄,一面大喊著,一面繼續追了上去。

        “好,我們看到了,紅方的rider阿喀琉斯仗著自己對線強勢,開局很猛。但是在被偷襲之后就拋棄了中路,目前已經被黑archer引誘到了森林之中………嗯,不知道當阿喀琉斯發現對方的真面目是自己老師時會是什么情況,不過就我來說………”

        說道這里,方正聳聳肩膀,在型月世界的老師可是一項危險的工作,看看遠坂時臣,言峰綺禮還有葛木宗一郎,哪個有好下場了?

        “現在我們只能夠期待黑archer不被型月的大宇宙意志克死了………讓我們看看其他兩路的情況,上單的兩個lancer似乎是半斤八兩,雙方都沒有能夠對敵方造成致命的傷害。不過看起來弗拉德三世更猛一些,看來在這片土地上有加成果然就是了不起啊………”

        看著操縱尖樁,與迦爾納戰斗的弗拉德三世,方正也是不由感慨。如果是按照生前的設定的話,那么怎么看弗拉德三世都不會是迦爾納的對手。但是現在,借助在羅馬尼亞地區他的傳奇知名度加成,他居然能夠和迦爾納打個有來有往,甚至還略占上風。

        從這一點兒來說………這次黑方的master還是有點兒靠譜的。

        不過讓方正疑惑的是,既然如此,為什么當時在四戰五戰里基本沒人召喚來自日本的英靈?既然戰場是冬木市的話,那么本土出身的英靈比如織田信長什么的,應該會有更多的知名度和實力加成吧………看小次郎一個偽assassin居然能砍翻saber,就可想而知這有多么強力了………

        “好吧,上路暫時看起來呈現膠著狀態,讓我們看看下路………黑berserker沉迷清兵不可自拔,黑rider正騎乘著獅鷲打算直沖空中要塞切后排,至于他能不能成功,就看老天保佑吧。而在另外一側………”

        一面說著,方正一面再次切換了畫面……接著他無奈的聳聳肩膀。

        “好吧,這邊兩個打野已經開始交戰了。”

        眼下的戰斗進入了膠著狀態,紅rider被黑archer引誘到森林之中去單挑了,兩個lancer則在單獨對決之中。黑berserker則瘋狂的清理兵線,把一波波的龍牙兵砸成了破爛。至于紅archer則是和紅berserker打在了一起………不過,看起來紅archer的情況似乎有些不太妙?

        “嗖嗖嗖!!”

        呼嘯的箭矢飛射而過,直接貫穿了紅berserker那滿是肌肉的身軀。但是,那足以讓其受到致命傷害的攻擊卻完全沒有能夠殺死紅berserker,雖然他的膝蓋和身體被紅archer射出的箭矢貫穿,但是對方卻完全沒有停下來的意思,而是大笑著再次向著紅archer沖了上去。

        “這簡直就是個怪物!”

        看著眼前這一幕,紅archer也是大吃一驚,急忙向后退開與紅berserker拉開了距離,而就在她閃身跳開的同時,紅berserker的短劍幾乎是擦著紅archer的額頭落下,砸在地面上帶起了一片碎石。

        “可惡!!”

        在跳躍閃避的同時,紅archer再次彎弓搭箭,又一次次的擊中了紅berserker的身體。但是他的速度卻完全沒有半點兒停頓,不僅如此,紅archer甚至可以清晰的看見,在奔跑之中,紅berserker那滿是肌肉的身體正在自主蠕動著,緊接著,他全身上下的肌肉開始膨脹,壯大,硬生生的將刺入其中的箭矢給擠了出來。

        這也太夸張了吧!!

        看到這一幕,紅archer也是倒抽了口冷氣,作為曾經是同陣營的伙伴,她當然從年輕神父那里得知了這個berserker———斯巴達克斯的寶具《傷獸的咆哮》,簡單來說,這就是一個能夠將敵人的傷害轉化為魔力,儲存在體內進行再生和能力提升的寶具。他受到的傷害越多,積蓄的力量就越大,也會因此變得巨大化………但是紅archer沒想到,這個寶具居然會這么棘手!

        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想到這里,紅archer急忙一個跳躍,仿佛貓一般落在了紅berserker的肩膀上,隨后用力抓住他的頭顱猛然向上撕扯,接著拿起箭矢,當做小刀一樣插入了紅berserker的脖子里,然后向著旁邊劃開。

        鮮血噴射而出,而紅berserker的腦袋也因此被撕扯出了一個巨大的口子,紅archer趁勢向后一躍,再次躲開了他的反擊,接著抬起頭,向著眼前的敵人望去,隨后驚訝的瞪大了眼睛。

        只見在紅berserker脖子被撕裂的位置,無數的肉塊從中仿佛泡沫般的涌出,逐漸變成了一個個大肉塊。很快,紅berserker的頭顱就被脹大的肉塊所吞噬,只剩下了小半張的面孔………而即便如此,他依舊發出了大笑聲,繼續擺動著那已經因為不住再生而變得不成比例的身體,向著紅archer沖了過去。

        “…………………”

        看到這里,方正默默的關掉了視頻。

        真是太惡心了。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9561759.com 言情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xyanqing.com
内蒙古快3走势图带线
<var id="fdhjb"></var><th id="fdhjb"></th><progress id="fdhjb"></progress>
<progress id="fdhjb"><i id="fdhjb"><video id="fdhjb"></video></i></progress><progress id="fdhjb"></progress>
<cite id="fdhjb"></cite>
<address id="fdhjb"><del id="fdhjb"><ruby id="fdhjb"></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fdhjb"></address><var id="fdhjb"><del id="fdhjb"><th id="fdhjb"></th></del></var><var id="fdhjb"></var><cite id="fdhjb"></cite>
<progress id="fdhjb"><i id="fdhjb"></i></progress>
<cite id="fdhjb"><del id="fdhjb"><address id="fdhjb"></address></del></cite>
<var id="fdhjb"></var><th id="fdhjb"></th><progress id="fdhjb"></progress>
<progress id="fdhjb"><i id="fdhjb"><video id="fdhjb"></video></i></progress><progress id="fdhjb"></progress>
<cite id="fdhjb"></cite>
<address id="fdhjb"><del id="fdhjb"><ruby id="fdhjb"></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fdhjb"></address><var id="fdhjb"><del id="fdhjb"><th id="fdhjb"></th></del></var><var id="fdhjb"></var><cite id="fdhjb"></cite>
<progress id="fdhjb"><i id="fdhjb"></i></progress>
<cite id="fdhjb"><del id="fdhjb"><address id="fdhjb"></address></del></c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