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fdhjb"></var><th id="fdhjb"></th><progress id="fdhjb"></progress>
<progress id="fdhjb"><i id="fdhjb"><video id="fdhjb"></video></i></progress><progress id="fdhjb"></progress>
<cite id="fdhjb"></cite>
<address id="fdhjb"><del id="fdhjb"><ruby id="fdhjb"></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fdhjb"></address><var id="fdhjb"><del id="fdhjb"><th id="fdhjb"></th></del></var><var id="fdhjb"></var><cite id="fdhjb"></cite>
<progress id="fdhjb"><i id="fdhjb"></i></progress>
<cite id="fdhjb"><del id="fdhjb"><address id="fdhjb"></address></del></cite>
言情小說網 > 四重分裂 > 第一百七十六章:消耗太大

第一百七十六章:消耗太大

        一縷溫和的光照耀在夏蓮身上,讓這位曙光教派的第一圣女恢復了些許意識。

        在之前的十幾分鐘里,盡管夏蓮手中那沉重的十字架依然高高地擎在頭頂,身體周圍那縈繞著的圣光也沒有半秒停歇,但她卻是一直處于某種類似于深度昏迷的狀態,在意識最深處與那恒古的黑暗抗爭著。

        倘若夏蓮的心志再脆弱一些,或者在那股難以言喻的神力下產生半分動搖,那她現在已經是一個死人了。

        但這位僅僅活了五百年不到的精靈卻是硬生生挺了過來,甚至還在這個過程中憑借著宛如神經末梢壞死般的頑強意志維持住了神術法陣,其信仰之堅定已經無法用‘虔誠’二字來形容了。

        要知道黑暗女神不僅在最初就用一句‘神言’瓦解了夏蓮的精神防御,之后更是以語宸作為媒介不斷以黑暗神力侵蝕著那覆蓋了整片天空的神術陣,而作為樞紐的精靈圣女幾乎可以說是全程都在承受著滿額‘反噬’,雖然后來在曙光女神插手之后情況有所好轉,但那恍若萬古長夜般的黑暗神力卻一直沒有安靜過哪怕片刻……

        “原來我還活著啊,可惜休息時間貌似還沒到的樣子~”

        恢復了語言能力的夏蓮緩緩放下了手中那柄星金十字架,她蒼白的臉頰滿是冷汗,身形更是不住地微微顫抖著,卻依然傾盡全力地維持著天空中那逐漸開始溢散的神術陣。

        【你證明了自己的信仰,孩子……】

        一滴金色‘淚珠’從蒼穹上那幅曙光女神像的眼角滑落,然后化作一道充盈著圣潔氣息的氤氳盤踞在夏蓮身側,滋潤著她那幾乎已經被黑暗神力廢掉大半的身軀。

        夏蓮微微一愣,然后頑皮地吐了吐舌頭:“嘿嘿,沒給您丟人實在是太好了。”

        這位一直被神恩寵著的精靈圣女就像兩百多年前第一次聆聽神諭時一模一樣,笑的像個一百多歲的孩子。

        【嗯,丫頭你太給我長臉了!】

        回蕩在腦海中的神音也同樣帶著笑意。

        “女神大人,忘語她還好么?”難得能與曙光女神直接溝通的夏蓮柳眉微蹙,一邊繼續強行透支著自己的身體以維持神術,一邊憂心忡忡地輕聲問道:“我剛剛才發現,她的力量似乎……”

        【偶爾會有黑暗神力的影子,對么?】

        天空中的女神像似乎微微撇了撇嘴。

        夏蓮不安地咬著嘴唇:“是的,剛剛是我這輩子與黑暗神力最接近的一次,那種感覺和忘語她偶爾神術失控時所散發出來的氣息一模一樣,但我可以保證她是個好孩子,所以……”

        【別擔心,我就像眷顧你一樣眷顧著那孩子,至于其它的事,以后你會慢慢知道的……】

        金燦燦的氤氳在恢復了夏蓮大半傷勢后緩緩散盡,帕可茜的聲音也逐漸弱了下去。

        精靈圣女微微揚起了自己的嘴角:“是~”

        ……

        同一時間

        城西教堂

        癱在地上的墨檀艱難地抬起頭來,對面前正跪坐在共鳴法陣中的語宸苦笑著問道:“能動了沒?”

        “唔,還是不行。”少女微微搖了搖頭,小聲道:“體能值還是零,就連動動手指都很吃力,那個叫【神威猶存】的負面狀態也沒有消失,你呢?”

        墨檀呲牙咧嘴地坐了起來,聳肩道:“比你強點兒有限,動是勉強能動了,也沒有啥負面狀態,就是渾身疼。”

        他這會兒依然穿著語宸那套頗為珍貴的女……嗯,裝備,背后漂浮著的六片金屬羽翼滿是裂痕,頭上的那枚金色光環也變得黯淡無光,再加上那副生無可戀的表情以及死魚眼,乍一看跟個被rpg糊了一臉的變態天使似的。

        而語宸在形象上則要強上很多,不過身體狀況方面卻是更差一些,她的體力值已經徹底歸零,長袍下那一雙雪白的長腿正在微微顫抖著,不但移動不了半分,甚至連‘從行囊中取出藥劑’這種操作都已經做不出來了。

        【話說這位女神大人不會就這樣把我們倆鴿在這兒了吧……】

        墨檀回頭看了一眼自己背后那團飄忽不定的金色虛影,嚴重懷疑某位幾分鐘前表示‘離開一下馬上回來’的女神是否會信守承諾。

        要知道他和語宸這會兒正處于嚴重的虛弱狀態,可謂是男的挑戰三觀、女的衣不蔽體,這要是被某個路人看見了后果簡直不堪設想。

        “女神大人會回來的~”語宸似乎察覺到了墨檀的不安,連忙小聲寬慰道:“她要是離開的話你背后那些翅膀肯定會消失不見的。”

        墨檀剛要點頭,就聽見一陣噼里啪啦的聲音從身后傳來,緊接著那三對浮游炮般的翅膀就碎了一地……

        碎了一地你敢信!?

        下一秒,半空中的曙光女神像驟然爆發出了一道閃光,然后便在一陣若有若無的圣歌中慢慢消失了。

        倆人直接就蒙圈了。

        墨檀沉默了半響,終于忍不住咬牙道:“實在不行咱們就先下……”

        “先下什么啊?”

        墨檀背后的金色虛影俯身笑道:“怕我不回來幫你們善后嗎?”

        謝天謝地,這位女神大人總算還記得回來。

        語宸深深地舒了一口氣,然后特老實地小聲道:“其實有點兒……”

        “我哪有那么不靠譜!”帕可茜叉著腰哼了一聲。

        墨檀隱蔽地翻了個白眼,他覺得身后那宛若背后靈一般神降在自己身上的曙光女神確實不怎么靠譜。

        她竟然只是因為對速度不太滿意就引發了一場光爆,結果害得墨檀直挺挺地砸在了語宸身上,不但險些被少女身上那澎湃的黑暗神力秒掉,而且還差點兒被系統予以天誅(語宸告訴他的),更別提那個倆人互換裝備的餿主意了……雖然那個餿主意確實挺好用的。

        但是墨檀很難想到有什么辦法可以刪除掉語宸腦海里自己這副的女裝大佬形象,更不知道要如何面對這段注定要帶進墳墓的黑歷史……

        “別這么看著我~”女神大人的虛影斜了他一眼(疑似),慢悠悠地說道:“我那也是真心沒別的轍了,你知道老娘為了把你的身體素質暫時提升到能夠使用忘語這套行頭的程度費了多大勁么?幸虧迪莉婭沒怎么注意過你們這些異界人的特點,否則就真的一點兒辦法都沒有了。”

        墨檀深深地嘆了口氣:“那還真是多虧了您的英明神武啊。”

        “可不是嘛。”曙光女神并沒有聽出(或者是故意忽略了)他話里的抱怨,只是用力點了點頭:“我也是忽然想起了你們對裝備的依賴要遠高于大多數人,這才臨時想出了這條妙計,沒先到你小子變態了之后果然實力大增,而忘語能給迪莉婭提供的力量則驟然降低了一大截,否則我還真不一定能在最短的時間內收拾掉她~”

        語宸眨了眨眼睛:“您說的收拾掉……是指?”

        “只是打散她附在你身上的意識而已。”曙光女神聳了聳肩,語氣頗為遺憾地說道:“我倒是想嫩死她,可惜殺死一位神祇的難度實在是太大了,或許你倆覺得剛才那頓痛扁打的很到位,但事實上被擊散一縷意識對于我們的本體來說甚至連‘傷’都算不上。”

        墨檀有氣無力地點了點頭:“您說的啥都對,不過現在是不是先解決一下我倆的問題,語宸已經徹底動不了了,我也就比她強上那么一丟丟。”

        “其實你也快了,只是因為我還沒有解除神降而已。”曙光女神拍了拍手,然后其‘身體’便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黯淡了起來:“我會盡量幫助你們恢復體力,但不保證效果……”

        “您是女神啊,幫兩個凡人恢復體力還不能保證效果啊?”墨檀立刻表示不滿。

        他背后的女神虛影抬起雙手對兩人分別彈出一道氤氳,然后便仿佛信號受到干擾般飛快地閃爍了起來,聲音也變得有些斷斷續續的:“廢特……話……我在……個世界根本沒……使用自……的力量!”

        然后就‘啵’的一聲消失了。

        墨檀頓時便感到一陣強烈的抽離感從自己體內傳來,幸好這時女神的‘治療’已經開始生效,否則他很有可能直接就涼了。

        他在等級如此之低且并沒有受到過神眷的前提下被神降了這么久,要不是帕可茜之前臨時為他增強了些許身體素質外加用最后一點點力量加以治療的話幾乎可以說是死定了。

        五分鐘后

        墨檀和語宸身上【神威猶存】的負面狀態均已消失,于是兩人便著急忙慌地換起裝備來,在這一過程中墨檀又耗費了將近半分鐘的時間,主要難度基本都集中在‘脫連衣裙’的環節上,拉拉鏈環節還是語宸幫忙搞定的。

        “給你……”

        語宸將墨檀之前那套裝備塞到了他手里,然后接過對方背對著自己遞來的神官袍,一邊笨手笨腳地往身上套著一邊輕聲道:“謝謝,今天多虧有墨檀同學在。”

        “我覺得咱倆都是受害者。”墨檀正忙著穿褲子,頭也不回地說道:“不過我希望你忘掉今……”

        結果他話還沒說完就被一道從天而降的身影打斷了,然后就聽到了一陣驚天動地的……

        “臥槽!你你你你你你們!!”

        剛剛完成神術陣就馬不停蹄立刻趕到這邊的夏蓮目瞪口呆地看著面前這兩位年輕人,一張櫻桃小嘴張的幾乎能塞進一顆鴨蛋。

        時間仿佛在這一刻凝固了。

        【完蛋了!】

        墨檀如遭雷擊般地定在原地,手中的褲子剛提了一半,而語晨則是半披著自己的神官袍,正費力地將手伸向背后企圖去拉拉鏈。

        之前覺得‘被人看到我穿著女裝就慘了’的墨檀這會兒才明白自己當時究竟有多么天真,因為那個場景遠遠不是最糟糕的,現在才是!

        語宸則是在呆滯了數秒鐘后自動切換為了宕機狀態,傻傻地盯著自己的圣女姐姐一個字都沒說出來。

        而夏蓮則在變幻了數次表情后仿佛什么都沒看到一般轉過身去,邊吹口哨邊往教堂外面走,臨末了還不忘喊一嗓子:“完事兒了叫我就行。”

        墨檀:“……”

        語宸:“……”

        然后一直背對背的倆人竟然下意識地回頭對視了一眼,緊接著墨檀就捂著鼻子倒下了。

        兩分鐘后

        穿戴整齊地二人再次出現在夏蓮面前,墨檀神情恍惚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而語宸則仿佛被鵪鶉附體了一般縮著脖子默不作聲。

        “那個,不好意思啊……”夏蓮一邊揪著自己有些泛紅的耳朵一邊訕笑道:“我就是擔心你倆會不會出事兒,就忘記打招呼直接沖進來了。”

        一陣難堪的沉默……

        “咳咳,不過你們倆也有問題啊!畢竟這地方四通八達的是吧,萬一有人經過的話……是吧,幸虧這次來的是我,不然多不合適啊。”

        兩陣難堪的沉默……

        “嘖嘖,心也是夠大的,神術陣剛完成幾分鐘你倆竟然就開始穿衣服了,脫我都能理解,但是穿……哎,黑梵啊,你也別怪夏蓮姐說話直,畢竟現在咱們多少也算是一家人了,我認識倆手藝不錯的煉金師,回頭介紹給你認識哈。”

        三陣難堪的沉默……

        “那咱們走唄?”夏蓮見倆人都不說話,于是立刻大聲承諾道:“放心,今天這事兒我絕對不會往外瞎說的,我嘴最嚴了。”

        然后語宸就想起了之前自己這位圣女姐姐‘迫于無奈’對兩人吐露了有關于苦修者湯姆顏值的某些事情,連忙一把抓住夏蓮的袖子:“圣女姐姐,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樣!”

        “我倆絕對是清白的。”墨檀異常嚴肅地拎起了自己的十字架,沉聲道:“我敢對女神發誓,我絕對沒……”

        呯!

        夏蓮直接抬起一腳把他踹了個跟頭,怒道:“你不要命了,女神都敢騙!”

        原本就沒剩多少體力的墨檀頓時被蹬了個七葷八素,掙扎了好一會兒都沒爬起來,然后……

        一陣劇烈的違和感忽然在他心頭升起!

        【不好!】

        他立刻猜到了接下來會發生什么,于是二話不說立刻給語宸發了條好友消息‘我這邊有點兒急事兒需要下線,但因為有npc在場所以肯定會原地昏倒,你隨便找個借口跟夏蓮解釋一下!’

        緊接著他就裝模作樣地捂住了額頭,然后掉線了。

        “啊?他這是怎么了?”

        夏蓮看著原地‘暈倒’的墨檀,特別不解地向語宸問道:“被我刺激的?”

        “不是不是。”提前收到消息的少女連忙擺了擺手,然后努力開動腦筋琢磨借口,最終……

        她福至心靈地想到了之前那個【神威猶存】的負面效果,于是乎……

        “他應該是消耗太大了!”語宸拍了拍手,認真地對夏蓮說道。

        “噗!”

        第一百七十六章:終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9561759.com 言情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xyanqing.com
内蒙古快3走势图带线
<var id="fdhjb"></var><th id="fdhjb"></th><progress id="fdhjb"></progress>
<progress id="fdhjb"><i id="fdhjb"><video id="fdhjb"></video></i></progress><progress id="fdhjb"></progress>
<cite id="fdhjb"></cite>
<address id="fdhjb"><del id="fdhjb"><ruby id="fdhjb"></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fdhjb"></address><var id="fdhjb"><del id="fdhjb"><th id="fdhjb"></th></del></var><var id="fdhjb"></var><cite id="fdhjb"></cite>
<progress id="fdhjb"><i id="fdhjb"></i></progress>
<cite id="fdhjb"><del id="fdhjb"><address id="fdhjb"></address></del></cite>
<var id="fdhjb"></var><th id="fdhjb"></th><progress id="fdhjb"></progress>
<progress id="fdhjb"><i id="fdhjb"><video id="fdhjb"></video></i></progress><progress id="fdhjb"></progress>
<cite id="fdhjb"></cite>
<address id="fdhjb"><del id="fdhjb"><ruby id="fdhjb"></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fdhjb"></address><var id="fdhjb"><del id="fdhjb"><th id="fdhjb"></th></del></var><var id="fdhjb"></var><cite id="fdhjb"></cite>
<progress id="fdhjb"><i id="fdhjb"></i></progress>
<cite id="fdhjb"><del id="fdhjb"><address id="fdhjb"></address></del></c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