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fdhjb"></var><th id="fdhjb"></th><progress id="fdhjb"></progress>
<progress id="fdhjb"><i id="fdhjb"><video id="fdhjb"></video></i></progress><progress id="fdhjb"></progress>
<cite id="fdhjb"></cite>
<address id="fdhjb"><del id="fdhjb"><ruby id="fdhjb"></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fdhjb"></address><var id="fdhjb"><del id="fdhjb"><th id="fdhjb"></th></del></var><var id="fdhjb"></var><cite id="fdhjb"></cite>
<progress id="fdhjb"><i id="fdhjb"></i></progress>
<cite id="fdhjb"><del id="fdhjb"><address id="fdhjb"></address></del></cite>
言情小說網 > 貼身狂兵 > 第二百三十四章 這是你的事

第二百三十四章 這是你的事

        他握住楚晴的手,眉頭一動,“這是你的事。”

        “謝先生,我知道,我……”顧西第一次管理命寨,害怕李濤的事件再次發生。

        “……”謝東不言,拉著楚晴就要走。

        “小東,幫幫他吧,白方的事,還多虧了他幫忙。”楚晴有些不忍,開口說好話。

        “好。”謝東思索片刻,留下或許還能知道更多的事情,而今天那個黑衣人的身份,他也非常好奇。至于白方那頭,明日回去完全沒有問題。

        “謝謝你,謝謝你。”顧西趕忙道謝,臉上的陰霾瞬間散去。

        謝東扯扯嘴角,算是回應,剛剛戰斗的殘還真是一言難盡,地上的血跡已經凝結。剛剛幾乎被打死的幾人也有了一絲生氣,異命石攜帶者果真是死不了。

        為了抓住最新的消息,謝東先讓顧西給他說了命寨的基本情況,命寨表面上是聽命于顧西,實質上卻是李濤,就是因為他手段殘忍,可以震懾一方。

        對此,謝東給顧西建議,讓他先派自己信任的人處理戰場,并且把守命寨,防止意外之變。同時,召集命寨內的所有人,進行此事的善后總結,而且越快越好。

        這些事情顧西都沒有問題,做的也很好。按照計劃,所有人集合在命寨門前,把俘虜在帶來。等到所有人都到齊,顧西開始講話,先安撫眾人,最后宣布對俘虜的處置,還改變了一些命寨原有的規定。

        起初一切都好,事情進展的很水里,就在處置俘虜的時候,那大漢很是不服氣的大吼大叫,嚷嚷著顧西不配做主事,說他什么本事也沒有,要不是靠謝東,他連他都打不過。

        頓時,當場的所有人大驚,竊竊私語,開始的良好局勢瞬間被打破。

        “就是啊,顧西就是沒有什么本事。”

        “要不是寒喜歡他,他算個什么啊。”

        “寒長的不錯,實力欠缺。”

        “……”

        這一切都被立在至高處的一人看到,眼神堅毅,還有些恨意,他臉上蒙著臉,手死死攥著。

        這些反對的聲音傳到顧西耳朵里,他頓時啞言,眉頭緊蹙,他沒有i想到這么多人反對他。他上前一步,硬著頭皮說,“各位,寒的話我們從未質疑,同樣我也相信寒的決定是正確的。既然寒把我推倒這個位子上,不管有多大的困難,我顧西都要扛下來。”

        “解決李濤的事情,謝先生出來很大的力,這一點兒毋庸置疑。各位說我不配,你們在和李濤戰斗的時候,你們在什么地方?你們出力了嗎?”

        “都是坐享其成的人,還想著道德綁架,真是諷刺。”顧西話里沒有半分的軟弱,倒是透著霸氣。

        謝東滿意的點點頭,當然,他這話一出,下面的人又要開始爭辯了,為了降低雙方的爭執。謝東  突然起身,抬手示意眾人安靜,然而這群人,卻沒有一個人回應,依舊嘈雜著。

        “閉嘴!”謝東怒吼一聲,如天雷一般,震懾四方,氣場席娟全場。剎那間所有人的都被嚇了一跳,瞬間閉嘴,這一聲,可見謝東實力之大。

        就連挑起事的大漢也虎軀一震,一個字也不敢說。謝東扯扯嘴,“你們的意思是要我做主事么?”

        這個氣勢,完全就是主人的姿態,霸氣非凡,所有人看著他,一言不發,他們可不想有下一個李濤來

        壓榨他們。很好,謝東心底一樂,這些人都是敬酒不吃吃罰酒的料。

        “既然沒有人愿意,那顧西的位子就是不可撼動的,有我兄弟罩著他,我看誰敢沒事找事。”這次他可不想在弄出一個東楚四部出來,畢竟這個地方,他沒有涉足的意思。

        他頓了頓,接著說,“我看各位只是被人蠱惑罷了,對這三人的處理,就是罰他們今生今世都守著命寨,保護各位的安全,而且永遠聽命玉顧西。”

        “呼”三個俘虜還以為自己死定了,沒有想到竟然還有轉機,心里大喜,他們本就對李濤有些許芥蒂,大漢剛剛的話嗎也不過是為了保命。

        “留下他們?”

        “萬一他們叛變怎么辦?”

        “……”

        底下的聲音再次冒出來,謝東抬手示意安靜,這次效果非常好好,瞬間安靜,謝東滿意一笑,接著說,“他們垂死掙扎,挑撥離間,無非是想要一條活路。既然如此,冤家宜解不宜結,何不給他們一個機會,讓他們守衛命寨,保護所有人,是給他們自己贖罪,也是為大家服務,一舉兩得。當然,大家放心,他們要是有逆反之心,我謝東定會親自來收拾。”

        “好!”一人高喊,他相信謝東的實力。

        接著,數以百計的人,歡呼著,事情圓滿解決。謝東微微一笑,異命石攜帶者為的是一方凈土,不然也不會躲到這里,抓住這些心理,攻破輕而易舉。再者,若是不給他們重新開始的機會,這些人難免又被利用,倒不如給彼此一個機會,化解此事。

        就連三個俘虜也是心悅誠服,他們對謝東的胸襟更是敬佩,甚至在謝東松開他們之后,一起鞠躬,感謝謝東的豁達,給他們一個機會。

        事情圓滿解決,命寨恢復了平靜,顧西也給三個俘虜一個考察期,看他們的表現。至于對李濤的追捕,謝東并沒有多大的想法,那個人把李濤就的下來,就一定帶的出去,就算追查下去也是無盡的麻煩。

        李濤受傷  一時半會兒還沒有精力回來報仇,至于那個人,謝東有感覺,他們還會見面。因此只是寬慰顧西幾句,沒有叫他特意關注此事。

        事情到此算是告了一段落,安撫好眾人情緒之后,謝東牽著楚晴的手,立在命寨的最高點處,俯瞰整個命寨。

        圓形的寨子,中間是中心部位,而且只有一個出口,周圍的風景秀麗,可惜被茫茫濃霧掩蓋,看不出個什么樣子。二人深深吸了一口氣,這林子里的氣息都顯得格外香甜。

        “小東,你看,那是我們剛剛打斗的地方?”楚晴指著下面一處空曠之地,興奮的說。

        “是啊。”謝東一樂,朝下面看去,突然腦子里靈光一閃,剛剛那人暗器發出的方向好像就這個方向,眉頭一簇,他是這里的人,還是外來人,怎么進來的,一連串的問題冒出來,他使勁搖搖頭,告訴自己喝楚晴一起的時候一定要專心。

        “怎么了?你臉色不太好。”楚晴擔心的問,抬手拭去他臉上的灰,眉眼里盡是愛意。

        “沒事,剛剛想到白方,有點兒擔心。”他握住楚晴的手,將她拉進懷里,“不說這些,等這次出去,我帶你去吃那最愛的那家牛扒,再加上浪漫的燭光晚餐,怎么樣?”

        “真的啊?不過,突然怎么這么浪漫了?我還有點兒不適應。”

        “媳婦大人,過幾天

        可是你的生日啊,都快到年底了,我都傻媳婦。”謝東說著,低頭一吻她的額頭。

        含情脈脈,四目相對,楚晴勾住他的脖子,迎上去,嘴角彎彎,“你不說我都忘了,老公,你真好。”

        “當然,有好媳婦才有好老公啊。”

        “哈哈哈。”

        二人軟言細語,笑聲時不時的傳出來,羨煞旁人。他們在命寨逗留一日。第二日離開,就在要離開的時候,大漢突然叫住謝東,說要和他談談,謝東三人一愣,他找我談什么?四兩再三之后,對楚晴點點頭,“媳婦,你等我一下,我說幾句話就過來。”

        “好。”楚晴微微一笑,宛若天使一般。

        “你來。”謝東扯住大漢的胳膊,超一側走了走,走到無人的角落,雙手插在口袋里,道,“說。”

        “我不確定這件事對你有沒有幫助,想了很久決定告訴你。”大漢有些忸怩的十指交扣。

        “你說。”

        “是這樣,我知道你們都在找寒,顧西肯定是走不了,若您要去找寒的話,可以在華國南部去找,他對我們說過,南部中心有一個地方是療傷圣地。謝先生,我也是猜測,希望對您有用。”大漢一字一頓的說,眼神格外誠懇。

        “好,還有其他的線索嗎?”謝東微微點頭,看來著個大漢知道的還真是不少,接著問,“當初是你去找寒嗎?”

        ”是,我和幾個兄弟,回來的只有我,他們都在玫國異命石事件中失蹤,我們也找過他們,都是無果。至于其他的線索,還真沒有,要是有我們早就去了。”大漢嘆了口氣,似乎對這件事倍感無奈。

        “你……”

        “謝先生,我跟著李濤是因為他威脅我媳婦,我沒辦法。還有和您交手的胖瘦兄弟二人,都是被他威脅的。”大漢不等謝東開口,直接交代了個干凈。

        “威脅?你們永遠不死,用什么威脅?崖草花?”謝東疑惑,這個地方的詭異濃霧,一切的一切都,都像是在夢里一般,讓人看不真切,感觸的不夠真切。

        “是,我們不死,可李濤還有一個東西,就是明尋手里的棍子,不知道您見過沒有,那個武器一旦碰到異命石攜帶者,他們身上的力量就會受損,要很久才能恢復。甚至,過于嚴重,會死。”大漢拳頭緊握,憤憤難平。

        “這個武器有多少個?怎么制作的?”謝東在直逼重點。

        “這個……對了,寒有,李濤有,明尋有,顧西也有,其他人都沒有。至于怎么來的,我也不知道,這算是一個公開的秘密。”大漢思索半刻,才開口回答。

        “好,明白了,謝謝你。命寨就靠你們了。顧西是個好人,你好好幫他。”謝東拍拍他的肩膀,再次囑咐,暗示他不要犯傻。

        “放心,謝先生,那您什么時候再來?”

        “怎么?”

        “謝先生功夫極好,我想拜您為師。”大漢撓撓頭,有些害羞,要知道,他們這里的人哪兒一個沒有百歲。

        “看時機。”謝東一樂,微微一笑,轉身離開,寒在太平洋的彼岸消失,會回來養傷,這里到底有什么秘密。

        和顧西又一番囑咐,他們二人才離開,這次離開可不像來時那么擔驚受怕,離開可是百人相送。直到他們消失在寒冰窟門口,顧西才帶著眾人離開。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9561759.com 言情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xyanqing.com
内蒙古快3走势图带线
<var id="fdhjb"></var><th id="fdhjb"></th><progress id="fdhjb"></progress>
<progress id="fdhjb"><i id="fdhjb"><video id="fdhjb"></video></i></progress><progress id="fdhjb"></progress>
<cite id="fdhjb"></cite>
<address id="fdhjb"><del id="fdhjb"><ruby id="fdhjb"></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fdhjb"></address><var id="fdhjb"><del id="fdhjb"><th id="fdhjb"></th></del></var><var id="fdhjb"></var><cite id="fdhjb"></cite>
<progress id="fdhjb"><i id="fdhjb"></i></progress>
<cite id="fdhjb"><del id="fdhjb"><address id="fdhjb"></address></del></cite>
<var id="fdhjb"></var><th id="fdhjb"></th><progress id="fdhjb"></progress>
<progress id="fdhjb"><i id="fdhjb"><video id="fdhjb"></video></i></progress><progress id="fdhjb"></progress>
<cite id="fdhjb"></cite>
<address id="fdhjb"><del id="fdhjb"><ruby id="fdhjb"></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fdhjb"></address><var id="fdhjb"><del id="fdhjb"><th id="fdhjb"></th></del></var><var id="fdhjb"></var><cite id="fdhjb"></cite>
<progress id="fdhjb"><i id="fdhjb"></i></progress>
<cite id="fdhjb"><del id="fdhjb"><address id="fdhjb"></address></del></c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