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fdhjb"></var><th id="fdhjb"></th><progress id="fdhjb"></progress>
<progress id="fdhjb"><i id="fdhjb"><video id="fdhjb"></video></i></progress><progress id="fdhjb"></progress>
<cite id="fdhjb"></cite>
<address id="fdhjb"><del id="fdhjb"><ruby id="fdhjb"></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fdhjb"></address><var id="fdhjb"><del id="fdhjb"><th id="fdhjb"></th></del></var><var id="fdhjb"></var><cite id="fdhjb"></cite>
<progress id="fdhjb"><i id="fdhjb"></i></progress>
<cite id="fdhjb"><del id="fdhjb"><address id="fdhjb"></address></del></cite>
言情小說網 > 匠心 > 079 一少一老

079 一少一老

        十多分鐘后,這小孩呆住了,又重復了一遍:“真的假的?”

        十二三分鐘時間,他一共提了十個問題,前面的比較簡單,后面的比較難,但許問全部都對答如流,全部都是在他話音剛落的時候立刻回答的,全部都正確無誤!

        “怎么樣?”許問揚了揚眉,從他手里接過書。

        “沒想到沒想到,還有這決竅。只有五星級酒店可以嗎?”少年虛心向他求教。

        “呃,別的地方我也沒試過。”許問有點心虛,轉移話題問,“你家長呢,怎么這個點了你一個人在這里?”

        “什么家長,我就是一家之長!”少年理直氣壯地說,接著又期待地問,“你說現在這個時間怎么樣?適合背書嗎?你說我現在背的話趕得上月考嗎?”

        小孩眼睛閃閃發亮,許問看著他語塞了。

        “沒有這回事我是騙你的……”許問撫額無奈。

        “我不信!”少年斬釘截鐵,指著他手上的書說,“不然你是怎么背出來的?”

        這事許問真沒法解釋,他稍微一停頓,少年就得意了:“怎么樣,你騙不到我的!”

        許問真不知道該說啥了,好在五星級酒店舒適安全,復習背書也不是什么壞事,他站起來說:“那你加油吧……”

        說完把書放回書架,轉身走出了書吧。

        出門后,他回頭看了一眼,發現少年放下雙肩包,恭恭敬敬地把里面的課本拿出來放到茶幾上。但是課本剛剛放好,他就打了個大大的呵欠。

        許問看了眼手機。現在是凌晨三點半,正常人睡得最香的時候。也不知道這個少年家里是怎么回事,把還沒成年的孩子這個時間點一個人放在酒店里。

        許問走到服務臺旁邊,小聲跟夜班經理說了幾句話,指了指這少年讓他們幫忙注意一下。

        夜班經理往那邊看了一眼,露出詫異的表情,點了點頭,卻并沒有過去的意思。

        認識的嗎?

        許問頓時會意,轉身走進電梯,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這是一個標準間,兩張床,球球一只貓占了一張,在床鋪正中央窩成一團呼呼大睡。也許是聽到聲音,它睜開一只眼睛,尾巴在被單上拍了拍,又睡著了。

        許問笑了笑,自顧自去漱洗,帶著一身水氣出來躺在了另一張床上。

        床墊非常柔軟,陷進去像是陷進了一團云里一樣。

        他已經很久沒有睡過這樣的床了。

        班門世界他睡的全是硬板床,要么就直接是馬棚草墊,簡陋而堅硬,有時候還會覺得硌骨頭。

        就算是陸清遠帶著他們做的那張華麗的拔步涼床,也一樣是堅硬的櫸木床板,要睡的時候往上鋪一層棉

        花褥子,軟也軟不到哪里去。

        而像現代這樣的豪華五星級酒店,全部都是品牌床墊,柔軟中帶著隱約的“骨頭”,躺在上面感覺全身上下每一個部位都被支撐住了。

        單就睡眠感受來說,古代跟現代完全沒法比,這就是科技發展的結果。

        不過這樣比其實也有點不講道理,畢竟時代是不斷向前推進的。

        許問想起了陸清遠滿屋子的設計圖紙,以及老人堅定執著的目光。

        對于陸清遠這樣的傳統工匠來說,這樣一張純手工打制的床究竟代表著什么?

        許問想著想著,不知不覺睡著了。

        ******

        頭天睡得非常晚,但第二天清晨,許問仍然按時起床,醒過來時神清氣爽,一點沒睡夠的感覺也沒有。

        他一睜開眼睛,就發現一團黑乎乎的東西貼在他眼前,金色的眼睛正對著他,跟他大眼對小眼。

        球球餓了,正準備把他舔醒,結果被他抓了個現行。

        許問撲哧一聲笑了,他抓了把頭發,起來喂了貓,然后刷牙洗臉。

        二十五歲的面孔倒映在鏡子里,顯得格外清晰。

        許問摸了摸臉。看了一年的十三歲小孩面孔,突然變回來,簡直要神經錯亂了。

        五星級酒店的房間很大,許問挪了下床,騰出一塊空地,打起了戰五禽。

        打了一遍,效果不是太好。許問思考片刻,拿出手機查了查地圖,發現附近有一個小公園。

        然后他抱起球球,進了電梯下了樓,來到了那個小公園。

        路邊公園,小而精美,樹木叢生,正好把這個空間跟外面的道路隔離開了,綠蔭從頭頂上罩下來,顯得格外幽靜。

        許問深吸了一口氣,把球球放到旁邊的石墩上,開始打拳。

        果然還是要這樣的環境。

        腳踩在堅實的地面上,呼吸著周圍微帶涼意的清新空氣,皮膚感受著輕拂而來的微風,整個人好像與周圍的世界全部聯通了起來。

        許問能夠感覺到自己的每一寸肌肉、每一寸骨骼全部都在發生變化,好像被細雨滋潤的土地一樣,漸漸充實豐潤起來。

        他移步、握拳、擊掌,注視著自己,掌握著自己。

        ******

        練完一套戰五禽,許問出了一身汗。

        不過他的感覺有點奇妙。練了一年戰五禽,他還是第一次有剛才那種感受。

        他正準備回酒店去洗個澡,突然聽見旁邊有人在啪啪啪地鼓掌。

        “打得好啊小伙子,你這打的是什么?有點像五禽戲又有些不太像?”一個人噼哩啪啦地說著,萬園市本地話,跟普通話差別非常大,但許問奇怪的

        全部都聽懂了。

        這種語言,跟他在班門世界習慣的那種非常相像。

        這是個老人,頭發幾乎全白,但是臉色紅潤,沒什么皺紋,真正的鶴發童顏。他興致勃勃地看著許問,問完又擺手:“不方便說的話,就不要說了!”

        “叫戰五禽,是我師父教我的。”一個名字沒什么好隱瞞的,許問笑了笑,解釋說。說的是普通話。

        “師父教的……是獨門秘技?”老人也換成了普通話。

        “算是吧。”許問點頭。

        “唔,戰五禽,聽上去跟五禽戲是一脈的?倒是沒有聽過。”老人自言自語,又抬起頭來問他,“你師父有沒有跟你說過它的來歷?”

        “據說最早是戰國時代出現的,是軍中流傳發展起來的一種武技,后來發展演變,華佗五禽戲是它強身健體的一種變種。”

        連天青沒有跟許問具體介紹過戰五禽的由來,只是稍微提了一下,許問也只知道這些。

        “然后呢?到現在還有多少人會,你師父這一脈還有多少人?”老人問。

        “這就不知道了。”許問說。

        “哦……”老人有些失望的樣子,想了想又問,“小伙子,你師父現在在哪里,方不方便介紹認識一下?”

        跟連天青認識?那是真的沒辦法了。

        “我也不知道他現在在哪里。”許問含蓄地拒絕了。

        老人越發失望,他長吐了一口氣,說:“你這武技我以前沒在其他地方看到過,應該是一個隱藏在民間的傳承。如果能記載下來的話,能豐富民間傳承的信息,也許還能繼續幫它傳承下去。小伙子,冒昧問一句,你能幫我這個忙嗎?”

        老人的目光熱忱,許問正要說話,手機鈴聲突然響了起來。

        他投過去一個抱歉的眼神,轉頭接起電話:“是我。”

        電話是陸立海打來的,對方想問他起床沒,要帶他去見一下大老板。許問跟他約定了時間地點,掛上電話,轉頭對老人說:“沒有師父的同意,我不敢隨便答應,抱歉了。”

        “哦……能理解能理解。”老人顯然見多了這種情況,很失望但還是點了點頭,不死心地又問,“下次你再見到你師父的時候,能不能幫我問問?”

        許問含糊其詞。班門世界究竟是一種什么樣的情況他到現在也不知道,戰五禽是不是曾經在這個世界的過去存在過,他也不知道。

        老人看上去是什么協會的,隨便記錄個名字也就算了,要是真的追究下去發現完全沒法追溯,那可就麻煩了……

        許問抱起球球離開了公園,老人的名字和聯系方式他統統都沒有問。走出老遠,他還能感覺到老人失落的目光。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9561759.com 言情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xyanqing.com
内蒙古快3走势图带线
<var id="fdhjb"></var><th id="fdhjb"></th><progress id="fdhjb"></progress>
<progress id="fdhjb"><i id="fdhjb"><video id="fdhjb"></video></i></progress><progress id="fdhjb"></progress>
<cite id="fdhjb"></cite>
<address id="fdhjb"><del id="fdhjb"><ruby id="fdhjb"></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fdhjb"></address><var id="fdhjb"><del id="fdhjb"><th id="fdhjb"></th></del></var><var id="fdhjb"></var><cite id="fdhjb"></cite>
<progress id="fdhjb"><i id="fdhjb"></i></progress>
<cite id="fdhjb"><del id="fdhjb"><address id="fdhjb"></address></del></cite>
<var id="fdhjb"></var><th id="fdhjb"></th><progress id="fdhjb"></progress>
<progress id="fdhjb"><i id="fdhjb"><video id="fdhjb"></video></i></progress><progress id="fdhjb"></progress>
<cite id="fdhjb"></cite>
<address id="fdhjb"><del id="fdhjb"><ruby id="fdhjb"></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fdhjb"></address><var id="fdhjb"><del id="fdhjb"><th id="fdhjb"></th></del></var><var id="fdhjb"></var><cite id="fdhjb"></cite>
<progress id="fdhjb"><i id="fdhjb"></i></progress>
<cite id="fdhjb"><del id="fdhjb"><address id="fdhjb"></address></del></c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