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fdhjb"></var><th id="fdhjb"></th><progress id="fdhjb"></progress>
<progress id="fdhjb"><i id="fdhjb"><video id="fdhjb"></video></i></progress><progress id="fdhjb"></progress>
<cite id="fdhjb"></cite>
<address id="fdhjb"><del id="fdhjb"><ruby id="fdhjb"></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fdhjb"></address><var id="fdhjb"><del id="fdhjb"><th id="fdhjb"></th></del></var><var id="fdhjb"></var><cite id="fdhjb"></cite>
<progress id="fdhjb"><i id="fdhjb"></i></progress>
<cite id="fdhjb"><del id="fdhjb"><address id="fdhjb"></address></del></cite>
言情小說網 > 開天錄 > 第四十七章 噬龍角

第四十七章 噬龍角

        ‘吼’!

        酣暢淋漓的大吼聲中,一尊身高十米左右的石巨人從瀑布中飛身沖出。

        通體光溜溜,腰間纏著一條蟒皮戰裙的石巨人渾身沒有毛發,通體灰撲撲的好似花崗巖雕刻而成。

        他雙手拖拽著一根水缸粗細的鎖鏈,劃出一條美麗的弧線,從巨大的瀑布中沖出,飛撲到了瀑布下方深深的水潭中。

        半刻鐘后,伴隨一聲大吼,石巨人雙手抓著鎖鏈,大踏步的沖上了河岸。

        他站穩了身體,雙手用力的拖拽著。他身上灰撲撲的肌肉上一縷縷流光亮起,他胸膛上一團灰色強光急速的縮放,不斷有沉悶的心跳聲傳來。

        四周地面微微顫抖著,一股強大的力場從地下生出,覆蓋了整個石巨人。

        石巨人的身軀逐漸膨脹開來,迅速增高到了十五米上下。他雙手用力拉拽鐵鏈,一步一步向霧刀的據點方向行去。

        低沉的‘鏗鏘’撞擊聲不斷從瀑布后傳來,這聲音甚至蓋過了瀑布巨大的流水聲。

        過了沒多久,另外三尊石巨人拎著大錘子、大鐵釘,氣喘吁吁的從瀑布中飛竄了出來。他們順著第一個石巨人手中的鐵鏈,如履平地的踏著鎖鏈快步沖下。

        距離霧刀據點只有一里多地,四尊石巨人聯手,將鎖鏈死死固定在了地上。

        足足七八米長的鐵釘固定了一個個碩大的鐵環,數十枚這樣巨大的鐵釘牢牢釘在地上,將鎖鏈拉得筆挺、筆挺。

        鎖鏈上亮起了奪目的光芒,一縷縷流光飛舞,伴隨著沉悶的撞擊聲,一列奇異的‘車船’順著粗大的鎖鏈從瀑布中沖出。

        所謂車船,下方是和鎖鏈緊密相扣的、造型奇異的齒輪,上面則是類似于潛行船一樣的艙室。

        每一節車船寬有七八米,長有二十幾米,高有七八米。一節一節車船用大鐵鏈緊緊連在一起,長長的一溜車船足足有近千米長。

        每一節車船上都有大量符文亮起,流光飛舞中,這長長的車船就好似一條流光溢彩的大蜈蚣,順著鎖鏈‘轟隆隆’的沖了下來。

        越是靠近霧刀營地,車船的齒輪上就噴出大片火光,車船的速度逐漸變慢,兩側的艙壁上大量門戶開啟,一條條矯健的身影竄了出來,盡是身穿黑色緊身衣、背負直刀的霧刀殺手。

        這樣的一列車船,一次就運來了兩千余霧刀殺手,運來了其他戰士數千人,以及各種奴隸數萬人。

        霧刀據點的城墻上,僅存的一座哨樓頂部,一條人影從空氣中冉冉浮現。

        霧刀總掌令披著斗篷,面部隱藏在陰影中,背著手看著下方凌亂不堪的營地。正在據點中清理廢墟,救治受傷同伴的那些霧刀殺手若有所覺的看了過來,然后無聲的單膝跪地向他行禮。

        “發生了什么事?”霧刀總掌令冷厲如刀的聲音響徹方圓數十里,隔著寬寬的大河,對岸的長生教營地也聽到了他冰冷的聲音。

        一名殺手隊長幾個跳躍,帶起一溜殘影到了城墻下方,一五一十的將一條蛟龍帶著幾條大蟒來襲的前因后果說了一遍。

        他著重點出,如果不是巫鐵和老鐵吸引了蛟龍的注意力,甚至用不知名的手段打傷了蛟龍,怕是整個霧刀據點所有生靈都被蛟龍吞噬了。

        “一條……蛟龍?”霧刀總掌令的聲音中帶著幾分歡喜:“好寶貝,好造化,想不到我剛來,就有這樣的好運氣!”

        “召集所有人手,我也試試屠龍是什么滋味。”

        “雖然只是一條蛟龍,那也是龍屬呀。”

        “龍屬……哪怕一片鱗片,都是寶貝。”

        聽了‘霧刀’總掌令的命令,原本就在這里的,還有新趕來的霧刀殺手,還有那些仆傭戰士迅速行動了起來。

        他們快速的整編隊伍,將帶來的大量遠程攻擊武器組裝起來,將所有的箭矢都淬上秘制的毒液,準備追隨‘霧刀’總掌令行‘屠龍’大計。

        ……

        眼前一片黑暗。

        無邊的黑暗中,隱隱有人在吟誦書卷。

        那人的聲音很溫和,卻充滿一種剛正、剛直、寧折不屈的力量感。

        這聲音擁有極其奇妙的力量,巫鐵感到自己的靈魂好像泡在暖洋洋的水里,很舒服,很受用,他能清楚的感知到自己的靈魂在一絲絲的變強。

        靈魂力量決定了天賦神通的強弱,順理成章的,巫鐵的天賦神通‘掌控乾坤’自然也在變強。

        雖然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么,在這一片黑暗中,傾聽著那人溫和的誦讀聲,巫鐵明白了‘浩然正氣’究竟是什么樣的神通。

        天地,有正氣。

        彌塞天地,無所不知,至剛至強,正大恢弘。

        浩然正氣,他可以用來做攻擊神通,專門克制一切陰邪之力。

        但是他最大的用處,是淬煉靈魂,提升靈魂本質,直通天地本心,直達天地極致圣境,是頂級的修心、養德的無上法門。

        巫鐵情急之下,為了對付那條蛟龍,將體內剛剛有一絲基礎的浩然正氣傾巢打出……這好似用美玉打野狗,完全弄錯了用場。

        孤注一擲的傾力一擊,體內一切力量消耗一空。

        靈魂力量只殘留了一絲半點,體內血液燃燒了大半,身體內空蕩蕩的,好像一塊被風干的老臘肉。

        但是不破不立,靈魂力量耗盡之后,新生的靈魂力量在浩然正氣的淬煉下,比原本的靈魂力量精純、凝煉了數倍,新生的靈魂力量擁有了更強的威能。

        血液燃燒了大半,剩下來的血液都泛著淡淡的金光,凝煉而沉重,比原本的血液蘊藏了更強的力量,更強的生機活力。

        有熟悉的熱流在體內流動。

        不斷有液體從嘴里流入,然后在腹中溫柔的爆發開來。

        有人在不斷給巫鐵灌筑基藥劑。

        身體幾乎被榨干的巫鐵滿足的喘息著,不斷有能量補充進來,同樣發生了細微變化的骨髓不斷造出新的血液補充虧耗,損失的力量在一點點的不斷回復。

        黑暗中,那溫和的聲音逐漸響亮。

        隨后有更多的聲音在黑暗中響起,他們附和著那聲音,同樣誦讀著巫鐵聽不清、更聽不懂的經書。

        聽不清,也聽不懂……

        但是巫鐵莫名的流下了眼淚。

        這是來自血脈中的感動,一種穿越了時空,穿梭了歲月,只要血脈還在傳承,就不會斷絕的感動。

        薪火相傳,生生不息。

        那個溫和的聲音也好,那些男女老幼混雜的聲音也好,每一個聲音都讓巫鐵莫名的感到親熱無比。

        黑暗中,巫鐵眉心金色的光團逐漸恢復,原本拇指大小的一團金光,如今變成了鵝蛋大小,而且金光比之前濃厚了許多,更有一絲血色在金光中若隱若現。

        黑暗崩碎,巫鐵睜開了眼睛。

        面前是一片光明,白慘慘的天花板散發出明亮的光芒,天花板、四壁、地板都是纖塵不染。

        巫鐵四仰八叉的躺在金屬大殿的中心位置,他的身邊就是那臺制造筑基藥劑的器械。他身邊亂糟糟的堆了兩百多個筑基藥劑的空瓶子,幾個元能傀儡正忙碌著叼著瓶子往外跑。

        大鐵有點潔癖,他見不得古神兵營內有任何垃圾。

        老鐵站在巫鐵面前,白慘慘的骷髏臉上不見任何表情,雙眸中血光森森,直勾勾的盯著巫鐵。

        按理,巫鐵無法從老鐵臉上看到任何表情。

        但是他閃爍的目光中,充滿了強烈的情緒。

        巫鐵嚇了一跳,急忙一躍而起,抓起身邊縮成球形的緊身甲胄,一道元罡拍了進去,白色的金屬汁液流遍全身,迅速化為甲胄遮蔽了身體。

        “干嘛這么看著我?”巫鐵有點懵懂的問老鐵。

        老鐵目光閃爍了一陣,然后搖了搖頭,‘汪汪’大叫了三聲,隨后笑了起來。

        齜牙咧嘴的笑著,白慘慘的骷髏臉這般笑,卻沒有半點猙獰的樣子,巫鐵能感受到老鐵的歡喜和快樂。

        “沒什么,只是……莫名的心情很好……雖然,老子沒有心……”老鐵歪著腦袋上下打量了巫鐵一陣:“是浩然正氣?確實是浩然正氣?”

        不等巫鐵回答,老鐵喃喃道:“看來,你的某個祖輩中,有個讀書人……或者,是讀書人家里出身的……”

        “浩然正氣,也好。”老鐵‘咔咔’笑著:“起碼,以后你走夜路,不用怕鬼了……”

        “鬼?”巫鐵瞪大眼睛看著老鐵:“灰夫子說過‘鬼’的故事,但是……我沒見過。世上,真有鬼么?”

        老鐵搖了搖頭,他大笑了一聲:“沒見過也好……誰樂意見那些鬼東西?”

        十幾只金屬蜘蛛慢悠悠的扛著兩只長有三米多的尖角走了過來,‘咚咚’兩聲將尖角丟在了巫鐵腳邊。

        這是蛟龍頭上的兩只角。

        黑漆漆的尖角筆挺,上面有一圈圈細密的螺旋紋,尖端極其的鋒利,透著一抹森森的寒芒。

        “好慘,你小子,下手真夠狠的……而且,也太巧了。”

        老鐵咧開嘴,很開心的笑著。

        “就這么一拳,正好把它兩只角下面的顱骨給打碎了,恰好兩只角掉了下來。”

        “一頭蛟龍,起碼有三成的精華在一對兒角上……它肯定恨死你了。”

        巫鐵也得意洋洋的笑著,雖然完全不知道他轟出去的那一拳浩然正氣是怎么回事,完全不知道這一門神通的來龍去脈,但是那一拳的威力,他很滿意。

        雖然一拳擊出后,抽空全身精氣神,立刻昏厥的感覺太難受了一些。

        “可是,這大家伙也扛不住我一拳。”巫鐵伸手去抓腳下的蛟龍角,笑看著老鐵:“要不,想個辦法,我們把那大家伙給……解決了?”

        巫鐵看了看身邊制造藥劑的那臺大器械。

        他沒有戴上手套的雙手,握住了長有三米多的尖角。

        他的左手食指第一根指骨劇烈的震蕩起來,剛剛生出的皮肉‘啪’的一下炸成了一團血霧,這根指骨猶如利刀切豆腐,驀然的刺進了黑黝黝堅固鋒利的龍角中。

        ‘啪’的一聲,劇烈震蕩的指骨激蕩整根龍角。

        長有三米多,最粗的根部有水桶粗細的龍角炸碎開來,大片灰燼飄散,唯有一點點黑色精光猶如無數螢火蟲圍繞著巫鐵的左手急速的盤旋飛舞著,幾個呼吸間就被這根指骨吞得干干凈凈。

        巫鐵雙眼猛瞪,眼角淚水狂流,歇斯底里的痛呼起來。

        他的左手食指第一根指骨在燃燒,好似有一顆小太陽被吞了進去,整根指骨在燃燒。奇異的,可怕的能量洪流在整根指骨中沸騰、聚變,肉眼可見一道道黑色洪流不斷的從第一根指骨流向了第二根指骨,流向了第三根指骨,然后流向了下方對應的掌骨。

        更有一縷縷細細的黑色火焰從第一根指骨上飛出,鉆進了鄰近的大拇指和中指中。

        巫鐵左手大拇指和中指上的皮肉被燒得稀爛,眼看他的大拇指兩根指骨和中指的三根指骨在緩慢的變色。

        當所有龍角所化的黑色精光都被第一根指骨吸入后,巫鐵的整個左手手掌都在燃燒。

        他痛得嘶聲哀嚎,在地上不斷的翻滾。

        他痛得眼前發黑,痛得整個人都快失去了理智,他突然隨手一拳向前胡亂的轟出。

        一聲悶響,一頭體型最大的元能傀儡叼著一個空瓶子從他面前快速跑過,正好被他一拳命中。

        金屬蜘蛛肥碩的大肚皮上,清晰的出現了一個深有半寸的拳印。

        清晰的拳印好似大師工匠精工雕琢而成,指骨上每一點細節都是如此的清晰可見。

        老鐵和大鐵同時倒抽了一口冷氣,大鐵急速的原地旋轉了三圈,朝著老鐵急促的‘咕嘰咕嘰’的叫嚷起來。

        老鐵眸子里血光幾乎凝成了實質。

        他喃喃自語了幾句不知道什么話,然后狠狠的點了點頭:“一根龍角都是這樣……那么,如果是整條蛟龍的骨頭呢?”

        “還有,爺爺我記得,那天……這小子的指頭,似乎震碎了那家伙的直刀,同樣是把那直刀中的金屬精華給吞噬了。”

        “干掉那條蛟龍……”

        老鐵一爪子拍在了大鐵碩大的腦袋上:“另外,這里礦藏多不多?讓這些元能傀儡,加快挖礦!”

        “你這家伙,作為古神兵營……你也該發揮點用處了。”

        巫鐵的左手掌被燒得皮開肉綻一片焦糊,他痛得已經昏厥了過去。

        老鐵一爪子抓起了他,拖著他向楊戩所在的金屬大殿走去。

        一邊走,他一邊喃喃的咕噥著。

        “這是好事,也是壞事……總不至于,以后他一打架,就渾身血肉橫飛吧?那可真是……美不勝收啊……”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9561759.com 言情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xyanqing.com
内蒙古快3走势图带线
<var id="fdhjb"></var><th id="fdhjb"></th><progress id="fdhjb"></progress>
<progress id="fdhjb"><i id="fdhjb"><video id="fdhjb"></video></i></progress><progress id="fdhjb"></progress>
<cite id="fdhjb"></cite>
<address id="fdhjb"><del id="fdhjb"><ruby id="fdhjb"></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fdhjb"></address><var id="fdhjb"><del id="fdhjb"><th id="fdhjb"></th></del></var><var id="fdhjb"></var><cite id="fdhjb"></cite>
<progress id="fdhjb"><i id="fdhjb"></i></progress>
<cite id="fdhjb"><del id="fdhjb"><address id="fdhjb"></address></del></cite>
<var id="fdhjb"></var><th id="fdhjb"></th><progress id="fdhjb"></progress>
<progress id="fdhjb"><i id="fdhjb"><video id="fdhjb"></video></i></progress><progress id="fdhjb"></progress>
<cite id="fdhjb"></cite>
<address id="fdhjb"><del id="fdhjb"><ruby id="fdhjb"></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fdhjb"></address><var id="fdhjb"><del id="fdhjb"><th id="fdhjb"></th></del></var><var id="fdhjb"></var><cite id="fdhjb"></cite>
<progress id="fdhjb"><i id="fdhjb"></i></progress>
<cite id="fdhjb"><del id="fdhjb"><address id="fdhjb"></address></del></c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