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fdhjb"></var><th id="fdhjb"></th><progress id="fdhjb"></progress>
<progress id="fdhjb"><i id="fdhjb"><video id="fdhjb"></video></i></progress><progress id="fdhjb"></progress>
<cite id="fdhjb"></cite>
<address id="fdhjb"><del id="fdhjb"><ruby id="fdhjb"></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fdhjb"></address><var id="fdhjb"><del id="fdhjb"><th id="fdhjb"></th></del></var><var id="fdhjb"></var><cite id="fdhjb"></cite>
<progress id="fdhjb"><i id="fdhjb"></i></progress>
<cite id="fdhjb"><del id="fdhjb"><address id="fdhjb"></address></del></cite>
言情小說網 > 亂世甲子 > 第一百八十七回 兇手

第一百八十七回 兇手

        方云青十分期待地打開那沾滿血的布袋,隨著那凌亂的頭發一點一點的逐漸暴露出來的,接下來的便也是布袋之中整個人頭的樣貌。

        出現在眾人面前的人頭樣貌并非是李慕寒,而是方云青自己的獨子——方云洪。

        在場的所有人除了梁何以外全部都是看得清清楚楚,而梁何也是注意到了面前眾人的眼神以及表情變化落差十分的巨大,面前的方云青是一臉的怒氣,整個人已經是處在了爆發的邊緣,而他身邊的護衛們則是一臉的震驚,無法相信自己眼前所看到的的場景。

        梁何不解眾人為何都是這種表情,按照他的猜想來說,他們應該都是頗為驚喜的才對,但是為何會是如此,梁何也是不得而知。

        梁何不解之時,方云青更是憤怒至極地道:“這就是你說的李慕寒的人頭?”

        “!!!難道不是李慕寒?!”梁何也是突然驚覺。

        顧不得其他,立刻便是將那手中的人頭旋轉過來,見到那人頭的一瞬間,梁何也是驚呆了,整個人完全是不知道是個什么情況,明明王尋逸說好的是李慕寒的人頭,到了這種時候竟然是變成了少當家方云洪!

        梁何也是一下子受到的打擊頗深,雙手瘋狂顫抖不止,那顆人頭與布袋也是掉落在地上。

        在那些東西下墜之時,方云青也是暴怒地吼道:“殺了他!”隨即,自己也是抽出自己的佩劍,向著梁何砍了過來,嘴里也是咬牙切齒道:“你竟然殺了云洪!我要你償命!”

        此時的梁何在方云青的眼中已經成為了殺了他兒子的人,現在竟然還是堂而皇之地帶著他兒子的頭顱來見他。而方云青在此時更是已經將梁何給認定成了李慕寒的殺手。

        莫名其妙的出現,方云洪的人頭,這些令人感到奇怪的因素,在這一刻在方云青的眼中已經是成為了為了接近他,好伺機刺殺他的條件,所以方云青此時此刻也已經是認定了自己的心中所想,根本不給梁何任何一點辯解的機會。

        梁何癱坐在地上,整個人還尚在遲疑之中,整個人突然面對方云青突如其來的攻擊,他根本就是應對不及,看著方云青那眼神之中透露出來的前所未有的殺氣,梁何也是從未感覺到過自己與死亡竟然是如此的接近。

        “啊……”一聲尖叫憑空出現,而搭配的場景則是方云青的長刀已經是直接穿過梁何的胸膛,而梁何也是毫無辦法,雙手也是下意識地死死地抓

        住刀身,表情極度扭曲痛苦地看著眼前這個要將他置于死地的男人。

        此時的方云青很明顯殺意已經是完全占據了他的大腦,他手中的長刀深深地刺入了梁何的胸膛之中。

        “啊!”方云青大喝一聲隨即也是全身一使力直接是硬生生地將那梁何給刺退到木門之上,兩人便是在此僵持,梁何的四肢在瘋狂的揮動,但是偏偏就是距離不夠觸碰到面前的方云青。

        四肢亂揮之際,梁何便是雙目一震,突然是摸到了自己身旁的布袋里面竟然是有著一把短刀,已經是在生死邊緣的梁何自然是直接抄起短刀來,二話不說便是強忍著痛楚向著方云青刺了過來。

        方云青見狀,也是大驚,大喊道:“狗東西!”隨即雙手全部握緊長刀又是一使力,直接將那長刀再一次深深地刺入梁何的胸膛之中,這一次直接是硬生生地穿過了他的胸膛,甚至已經有一部分的刀尖已經是刺入了梁何身后的木門之中。

        不過方云青并不打算就此罷手,而是繼續施力,直接是將那長刀活生生的刺穿了木門很長一段距離,那止不住的鮮血也是透過劍身從木門被刺穿的地方,流淌了出來。方云青看著那梁何扭曲的表情,他自己的臉上反而是浮現出了令人恐懼不已的笑容,手中的長刀刺穿梁何的胸膛還不夠,他甚至還是將那手中的長刀來回旋轉,一而再再而三地瘋狂折磨著沒有任何反抗之力的梁何。

        梁何手中拿著短刀沒有任何的辦法,只得是隨意得亂揮,但是偏偏就是傷不了方云青一絲一毫。

        難道我就要這么死了么?梁何的內心之中質問著自己這個問題,但是他自己現在也并不知道確切的答案。

        “放箭!”驛站四周突然傳出一聲命令,緊接著出現的便是一陣又一陣的箭雨,方云青身邊的護衛也是應對不及,紛紛倒在了箭雨之下,驛站之中唯獨方云青與梁何二人沒有受到箭雨的攻擊。

        二人皆是震驚,方云青立刻環視四周,見到了一個熟悉的人影,隨即他也是咬緊牙關道:“原來是你……”

        但是偏偏話音未落,梁何便是順著劍身直接是強起,強忍著整把劍穿過自己的胸膛的痛楚,一把短刀已經是刺入了方云青的后背之中,方云青一邊吐血,一邊準備轉過頭來,但是背后的梁何根本不給他任何的機會,短短幾秒之中便是已經把手中的短刀接二連三地捅了方云青好幾刀。

        受到如此傷害的方云青整個人也是已

        經處在了生死的邊緣,梁何見狀使出自己全身的力氣,將那方云青的口鼻用手捂住,另一只手的短刀,二話不說便是架在了他的脖頸處,更是沒有絲毫的猶豫,直接是順勢這么一割,頃刻間,方云青喉嚨處鮮血便是噴涌而出,而方韻琴也是立刻倒在地上,雙手捂住自己的喉嚨處,不斷地抽搐,眼神之中大量充血,滿是絕望。

        梁何見狀也是喘著粗氣,很快又是順著劍身倒了下去,緊靠在木門之上,強制自己清醒著自己的意識。

        未有一會,驛站之內便是出現了許多軍士,也有著一個略微熟悉的身影,穿過隊列,緩緩地向他靠近。

        一開始的時候,梁何并沒有看清楚出現在自己面前的人到底是誰。

        但是那人一開口的時候他便是已經猜到了那人的身份。

        那身影走到他的身邊,看了看地上方云青的尸體,又看了看已經瀕死的梁何,隨即吩咐道:“兇手大家也都已經看到了,你們原先的隊長,當著你們的面親手殺掉了方云青,這是事實。把他帶到醫館去,一定要把救活,你們幾個,把方云青的尸體帶回城衛軍營去。”說罷,那人轉過身來,看著緊靠在門上的梁何。

        這一次梁何才算是徹徹底底地看清楚出現在自己眼前的人到底是誰。

        正是王尋逸。

        此時此刻的梁何完完全全地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絕望之中,那原本聽到自己要被救活的時候梁何本來還算是有了一點希望,眼神之中也是流露出了一絲對生的渴望,但是當他見到出現在自己面前的人的時候乃是王尋逸。

        這最后一點來之不易的希望,對于梁何來說也是已經被磨滅了。

        此時的他已經是徹底明白了自己對于王尋逸來說相當于是什么東西,是一枚棋子,他的生和死全部都掌握在了王尋逸的手中,他對此沒有任何的辦法,而王尋逸的出現也就是完美地證明了,這所有的一切早就已經是全部都在他的意料之中了。

        所有的一切都在按照的他的安排走下去,而接下來他的生命里面的劇情也早就已經被王尋逸給安排得明明白白。

        想到這里的梁何笑了,那是一種極度諷刺的笑容,他沒有嘲笑任何人,他在嘲笑自己。想不到本來要保護方云青的人,最后卻是成為了親手殺掉他的人。

        而直到最后,梁何才明白過來,原來他們的命運早就已經被安排好了,這一切是多么的諷刺……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9561759.com 言情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xyanqing.com
内蒙古快3走势图带线
<var id="fdhjb"></var><th id="fdhjb"></th><progress id="fdhjb"></progress>
<progress id="fdhjb"><i id="fdhjb"><video id="fdhjb"></video></i></progress><progress id="fdhjb"></progress>
<cite id="fdhjb"></cite>
<address id="fdhjb"><del id="fdhjb"><ruby id="fdhjb"></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fdhjb"></address><var id="fdhjb"><del id="fdhjb"><th id="fdhjb"></th></del></var><var id="fdhjb"></var><cite id="fdhjb"></cite>
<progress id="fdhjb"><i id="fdhjb"></i></progress>
<cite id="fdhjb"><del id="fdhjb"><address id="fdhjb"></address></del></cite>
<var id="fdhjb"></var><th id="fdhjb"></th><progress id="fdhjb"></progress>
<progress id="fdhjb"><i id="fdhjb"><video id="fdhjb"></video></i></progress><progress id="fdhjb"></progress>
<cite id="fdhjb"></cite>
<address id="fdhjb"><del id="fdhjb"><ruby id="fdhjb"></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fdhjb"></address><var id="fdhjb"><del id="fdhjb"><th id="fdhjb"></th></del></var><var id="fdhjb"></var><cite id="fdhjb"></cite>
<progress id="fdhjb"><i id="fdhjb"></i></progress>
<cite id="fdhjb"><del id="fdhjb"><address id="fdhjb"></address></del></c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