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fdhjb"></var><th id="fdhjb"></th><progress id="fdhjb"></progress>
<progress id="fdhjb"><i id="fdhjb"><video id="fdhjb"></video></i></progress><progress id="fdhjb"></progress>
<cite id="fdhjb"></cite>
<address id="fdhjb"><del id="fdhjb"><ruby id="fdhjb"></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fdhjb"></address><var id="fdhjb"><del id="fdhjb"><th id="fdhjb"></th></del></var><var id="fdhjb"></var><cite id="fdhjb"></cite>
<progress id="fdhjb"><i id="fdhjb"></i></progress>
<cite id="fdhjb"><del id="fdhjb"><address id="fdhjb"></address></del></cite>
言情小說網 > 我不是大仙尊啊 > 第七十七章 天機子前輩!得饒人處且饒人啊

第七十七章 天機子前輩!得饒人處且饒人啊

        “師尊,這天機子前輩朝青云仙路方向走了,他是不是……”

        “隨他去吧。”

        “這,師尊,他這般走會不會失禮?都尚未與你稟告便走了,也太目中無人了吧?”

        “你覺得他這是要離開嗎?龍長老尚在閉關你覺得他會走嗎?北荒龍家可不是簡單的存在。”

        “龍長老……您的意思是這天機子前輩真的是北荒……”

        “是與不是待會就知道了。”

        “師尊,我還是不懂,還有昨日你對玄真子的態度,您當真接受玄真子的提議讓他滋養魔氣化為己用?”

        “你當真以為我會放著一個身具魔氣的玄真子離開嗎?我輩正道中人,可不能隨隨便便沾染魔氣……”

        “可是……”

        “靜觀其變。”

        “嗯?”

        一位青年疑惑地看了看漠然盯著演武場,似乎波瀾不驚的紫霄掌教,然后又看了看遠方。

        隨后他一愣。

        似乎這玄真子與天機子要碰面了。

        等等!

        莫非是……

        ………………………………

        白袍,刀疤,眼神陰戾如也,袍角隨風而擺動,似仙氣又有一絲詭異的邪意。

        當這個人就這般突然出現在杜明面前的時候渾身帶著縹緲之感。。

        杜明嘴角微微一抽,化為一絲弧度。

        這種弧度并不是笑而是警惕。

        他直覺感覺到這山羊胡子的老頭很危險。

        “你為什么要藏頭露尾?”杜明瞇起眼睛,卻是先聲奪人。

        不管對方再危險,再強大,自己的氣勢絕對不能弱,氣勢一弱便會露出破綻,露出破綻的后果……

        那還用說嗎?

        “很久很久以前我就聽說過北荒龍家中人的嗅覺敏銳嫉魔如仇,沒想到果然百聞不如一見,就算用隱匿秘術隱匿了魔氣與力量卻還是沒能逃過你的嗅覺。”白袍老者依舊陰戾無比地盯著杜明。

        他的聲音讓杜明很不舒服!

        邪邪的,而且帶著強烈的偏執感。

        “什么意思?”

        北荒龍家?什么東西?

        這人是不是誤會了什么了?

        杜明看著他。

        “你不必裝了,北荒龍家雖然神秘,但我卻也不是一無所知,我清風觀與你北荒龍家向來是井水不犯河水,今日我勸你不要多事,與人方便,便是與自己方便。”

        “什么多事?”杜明盯著這個白袍老者。

        他聽不大懂了。

        多事?

        白袍老者不是魔門中人嗎?

        清風觀?

        這是什么東西,這門派聽起來完全沒有魔門門派的氣勢感啊?難道魔門現在取名都是這么偉岸光正了嗎?

        “看來你非要與我為敵了?”山羊胡子的眼神更加陰戾了,聲音也漸漸變得寒意與肅殺!

        “我聽不懂你在說什么!”杜明深深呼了口氣。

        他打算不裝逼了。

        他覺得自己有必要要說清楚情況了!

        真的要說清楚,不然這誤會似乎很大啊!

        好吧,那就交給底唄。

        “呵呵?我說了大家都是明白人,你真不必裝了,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東西!你們北荒龍家承載天地龍脈,其氣息綿延流長實力渾厚,我清風觀雖是仙門小派,卻也無懼于你龍家,今日,我便要討教討教一下你們龍家的血脈之力!”山羊胡子老者冷冷一笑,微微摸了摸劍柄。

        此刻殺意一點一點地凝聚了起來。

        人一旦開始陷入為主地自以為是了,那么就會產生一種很奇怪的偏激感,認為不管你說什么,你做什么都是阻撓他的。

        “你誤會了,我沒有與你為敵的意思……”當杜明看到這山羊胡子這副要與自己拼命的姿態后頓時頭都大了。

        這人神經病吧?

        我特么的,我什么時候說過要跟你為敵?

        等等,我剛才的話是不是讓人有種誤會感?

        我怎么這么最笨啊!

        “你若是不欲我為敵,那么便不要阻我,我雖身懷魔種,但我亦正道中人,只是這魔種勾連我的內息,若是卸掉,我必元氣大傷,所以我不便卸去,魔氣能吞噬我的元氣,若是反過來,我的元氣亦能煉化魔氣!”

        “道友你真的誤會了,你想干什么我管得著嗎?魔種關我什么事啊?”聽完這句話后杜明哭笑不得。

        他慫了。

        這鍋咱真的不背啊,我就是在這里溜達一圈企圖找好機會下山,我特么什么時候阻擋你了?

        我吃飽了撐著沒事干?

        “你真沒有攔我的意思?”山羊胡子依舊警惕地盯著杜明,聲音中的殺氣暫時消了一些。

        “我真沒有攔你的意思。”杜明搖頭。

        “那你為何一路跟蹤我至此?”山羊胡道人盯著杜明突然繼續問道,突然拔出劍。

        他覺得杜明在撒謊!

        雖然不知道為何要撒謊,但是他卻相信自己!

        “你先收好劍,有話好好說,行嗎?你也是仙門中人,別動不動就拔劍,你也老大不小了,怎么跟個小孩子一樣,我都說這一切都是誤會了。”杜明是真的被這山羊胡子給打敗了。

        他總感覺這個山羊胡腦子缺根筋一樣。

        “誤會?有如此巧合的誤會嗎?我從演武場看臺下來,你也下來,我繞了兩圈來到這廣場,你也來這廣場,我打算隱匿低調山,你卻擋住了下山之路,并且這一站便是站了數十息,你說,你這是誤會?你當我是三歲小孩嗎?”山羊胡緊緊地盯著杜明,卻依然沒有放下劍的意思“更重要的是,你若是有心放我下山,又為何讓我現形破我法術!”

        “對,這一切都是誤會,我怎么知道這個世界又這么多的巧合,破你法術,我……誤會啊,這只是一場意外!”杜明深深呼了口氣看著山羊胡道人。

        有時候現實就是那么操蛋坑爹你讓我跟誰去評理?

        他現在真特么的后悔了。

        自己剛才為什么要多嘴裝逼?

        為什么!

        電視劇里面主角雙手負在背后,說一句“我知道你在那里了”確實很帶感,確實很威風,但是自己要分清楚狀況啊,自己……

        特么嘴賤了……

        “若真是誤會那么你便讓開放我下山,我識分寸,不會影響你們大比的。”山羊胡死死地盯著杜明。

        紫霄掌教昨日并未抽出他的魔氣,并接受了他滋養魔氣想辦法引魔氣為己用的提議。而其他長老們對他也是很有默契的充耳不聞,這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羽化仙門已經允許自己暫時留著這一絲魔氣了。

        畢竟清風觀自古一直都是除魔衛道,在正道里也是赫赫有名的。

        可是,此人卻是龍家中人。

        龍家中人若是認定你是魔門了,便會用盡一切手段除去你,也不會管任何人的阻撓。

        “哦,好!”杜明點點頭,二話不說就讓了一個路。

        “嗯。”山羊胡見杜明真的讓開了一個位置后對著杜明點點頭,隨后與杜明擦肩而過走向青云仙路的臺階。

        他在踏上第一階的時候始終小心翼翼,畢竟人的名樹的影……

        北荒龍家可是號稱與魔門不死不休的存在,天知道這個人會不會背后捅刀子!

        當走了一兩階以后,他再次回頭看了一眼杜明,卻見杜明已經轉身離開。

        他長長松了口氣。

        看來,這一切真是誤會。

        不過,這一連串的臺階不知道要走多久才能下山……

        要么御劍吧?

        現在御劍應該沒事了。

        想到這,山羊胡老者摸了摸胡子,劍芒閃爍,化為一道流光……

        …………………………

        遠方蒼穹,一道白影沖天而上……

        杜明停下來看著那道白影。

        他有些羨慕。

        御劍飛行的賣相與風采果然不錯。

        果然仙氣飄飄。

        “主人!”

        “怎么了?”

        “您還想不想下山?”

        “當然想了。”

        “主人,如果讓你的名譽稍微受一點點損,你會嗎。”

        “什么意思?如果只是受損一點的話,那沒關系的”

        “哦,哦,那您在這里稍等。”

        “等多久?”杜明一愣。

        “稍等便好,嘻嘻,放心吧主人,我不會讓名譽太受損的,您且稍等哈。”

        “哦。”

        “噗嗤!”

        “等等,你!你這是……”

        當杜明腰間長劍微微一顫,轉瞬飛往虛空直刺遠方那一道白影的時候,杜明瞬間就感覺到不妙了。

        片刻時間……

        “卑鄙!”

        “我為何要信你!我為何要信你!”

        只見遠方傳來一陣憤怒的大吼,緊接著那道白光竟是筆直從虛空中墜落下去……

        虛空中,罵聲連綿不絕……

        “噗嗤!”

        “主人……嘻嘻,現在我已經有能量,我們可以下山了,嗚……這魔氣精純,比前幾天的魔氣精純得多了……嘻嘻……哦,對了,好像我還吞噬了不少和魔氣相連的元氣……嘻嘻,滿載而歸啊!”

        “……”杜明閉上眼睛。

        他懂了。

        他終于懂了名氣稍微受損一些到底是為什么了。

        偷襲?

        對!

        就是偷襲。

        自己這一世英名似乎是……

        毀了啊!

        “好了,主人,我現在能量滿了,咱隨時都能離開了,現在就走嗎?”

        “走!”睜開眼睛的杜明覺得自己都沒臉留在這里了。

        “好!”

        ……………………

        “清虛。”

        “在!”

        “現在是你出面了。”

        “我們出面,救下玄真子?”

        “對,我怕天機子會動手殺了玄真子,若是玄真子在我羽化仙門死了,那便麻煩了,而且,你救下玄真子順便能結個善緣……嗯,若玄真子一心向著正道從此不再接觸魔氣的話便可以,若是依舊執迷不悟欲墮入魔道,那便只能為民除害。”

        “是!我懂了!”

        清虛再次看了一眼紫霄掌教。

        他心中莫名地震撼。

        自家師尊的算計真乃絲絲入扣連綿不絕!

        一切,竟在他的掌控之中!

        這一招既確認了天機子的身份,又滅了玄真子滋養魔氣的念頭,更沒有讓清風派與羽化仙門鬧僵。

        就算再鬧,也是北荒龍家與清風派的事情,僅此而已……

        高!

        實在是高啊!

        ……………………………

        “住手!天機子前輩得饒人處且饒人!給與他一個教訓便好了,剩下的,便交給我了,我帶著他回去。”

        “??”

        當杜明剛好飛到半空中準備下山的時候,莫名其妙地虛空中傳來一陣大喊,隨后一個青年御劍而來,神情焦急。

        住手?

        教訓?

        什么情況?

        杜明懵了。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9561759.com 言情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xyanqing.com
内蒙古快3走势图带线
<var id="fdhjb"></var><th id="fdhjb"></th><progress id="fdhjb"></progress>
<progress id="fdhjb"><i id="fdhjb"><video id="fdhjb"></video></i></progress><progress id="fdhjb"></progress>
<cite id="fdhjb"></cite>
<address id="fdhjb"><del id="fdhjb"><ruby id="fdhjb"></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fdhjb"></address><var id="fdhjb"><del id="fdhjb"><th id="fdhjb"></th></del></var><var id="fdhjb"></var><cite id="fdhjb"></cite>
<progress id="fdhjb"><i id="fdhjb"></i></progress>
<cite id="fdhjb"><del id="fdhjb"><address id="fdhjb"></address></del></cite>
<var id="fdhjb"></var><th id="fdhjb"></th><progress id="fdhjb"></progress>
<progress id="fdhjb"><i id="fdhjb"><video id="fdhjb"></video></i></progress><progress id="fdhjb"></progress>
<cite id="fdhjb"></cite>
<address id="fdhjb"><del id="fdhjb"><ruby id="fdhjb"></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fdhjb"></address><var id="fdhjb"><del id="fdhjb"><th id="fdhjb"></th></del></var><var id="fdhjb"></var><cite id="fdhjb"></cite>
<progress id="fdhjb"><i id="fdhjb"></i></progress>
<cite id="fdhjb"><del id="fdhjb"><address id="fdhjb"></address></del></c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