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fdhjb"></var><th id="fdhjb"></th><progress id="fdhjb"></progress>
<progress id="fdhjb"><i id="fdhjb"><video id="fdhjb"></video></i></progress><progress id="fdhjb"></progress>
<cite id="fdhjb"></cite>
<address id="fdhjb"><del id="fdhjb"><ruby id="fdhjb"></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fdhjb"></address><var id="fdhjb"><del id="fdhjb"><th id="fdhjb"></th></del></var><var id="fdhjb"></var><cite id="fdhjb"></cite>
<progress id="fdhjb"><i id="fdhjb"></i></progress>
<cite id="fdhjb"><del id="fdhjb"><address id="fdhjb"></address></del></cite>
言情小說網 > 悍夜行 > 54 有賊

54 有賊

        《全民備戰》的最新版本更新已經被提上日程。

        奪級賽結束之后,最新版的《全民備戰》將會上線。屆時,經濟區域的新版野區設定和副本設定也會隨之上線。

        元月三日傍晚,北縣賽場上,《捍衛者》2比1戰勝《縱橫》的同時,國內屈指可數的媒體《銀河在線》頭版報道:韓國第一代機械士兵問世。

        國際震動,其鄰國更是進入了一級戒備狀態。機械士兵的出現,具有劃時代的意義。有專家認為,機械士兵和超級戰士,將會改變整個世界。

        相較于這種國際重大消息,席歡更在意的,反而是與《再別康橋》和《戰無雙》的一些傳聞。北縣是小城市,沒有大學,所以,一高和二高,就是北縣的最高學府了。在這兩所學府里,集結了一批專門研究《全民備戰》的少年天才。他們的存在,讓這兩只戰隊變得極為強大。許多北縣人都相信,假以時日,《再別康橋》和《戰無雙》這兩支后起之秀,一定會取代《狂風》,成為北縣戰隊的代表。

        元月四日沒有比賽。但《捍衛者》戰隊卻沒有像上次一樣大肆慶祝。《縱橫》的苦戰,讓他們意識到了比賽的嚴峻。

        武鎮南帶著蔣亞楠等人先回了工作室,席歡和蘿莉殺在路邊等車。

        把房卡遞給蘿莉殺,席歡道,“別再丟了,上次差點兒讓我老婆誤會。”

        蘿莉殺接過房卡,看了一會兒,道,“我還以為被偷了呢。你不會趁機在我房間里布置了什么攝像頭之類的吧?”

        席歡一臉驚訝,“這都被你猜到了?好吧,我承認,我在你被窩里安裝了一個攝像頭,記得千萬別裸睡。”

        “哈哈哈。”蘿莉殺笑了一聲,道,“混蛋大叔好猥瑣啊。”

        席歡笑笑,看著戴著口罩,滿眼笑意的蘿莉殺,道,“謝謝你。”

        蘿莉殺道,“口頭表示謝意嗎?”

        “以身相許是不可能的。”

        “嘁嘁嘁!想得美。”蘿莉殺道,“請咱吃飯啦。”

        席歡摸了摸口袋,掏出了一張皺巴巴的五十塊錢,遞給蘿莉殺。“折現吧。”

        蘿莉殺哈哈的笑,“大叔好搞笑。就打算請五十塊錢的小吃嗎?算了算了,看你也夠窮的。我請你好了。”

        席歡看了看時間,“不要了吧,吃過飯天都晚了,到時候免不了要送你回住處。萬一再去你那里坐坐,搞不好會發生點兒什么。萬一你又太封建,非要我負什么責,可如何是好。”

        蘿莉殺一直笑著,聽席歡胡扯完了,才道,“嚇死你算了。好吧,就不為難你了,免得你回家跪搓板。走啦走啦。”說著,招手攔下了一輛經過的出租車。

        “后天早上八點,記得別晚了。”席歡道。

        “看吧,有時間就來。”

        “別。你要是不來,萬一我們輸了,我可沒錢還你那十萬塊。”

        “無賴。”蘿莉殺笑罵了一聲,鉆進了車里,沖著席歡擺手,像個孩子似的,還甩了一個飛吻。

        席歡臉上笑意濃濃,直到蘿莉殺的出租車走遠,席歡這才轉過身,看向身后的一個街口。“出來吧。”

        白青楓和趙顏從街口走出來。白青楓笑道,“這小丫頭,看起來對你很感興趣啊。”

        席歡攤攤手,看向趙顏,道,“我是正經人,從來瞧不起婚外情的。”

        趙顏笑笑,道,“反正咱們還沒有結婚呢。我也管不了你。”

        席歡走上前一步,摟住了趙顏的肩膀,對白青楓道,“請客不?”

        “吃什么?”

        “什么最貴?”

        白青楓罵一句“無恥”。

        席歡回一句“彼此”。

        三人嘻嘻哈哈的上了車,在夜色中絕塵而去。

        約好了要跟武鎮南等人研究一下后天的比賽,所以席歡這次不打算喝太多,但吃食上,是不能省的。

        反正白青楓是富二代,席歡宰起來也沒什么心理負擔,吃飽喝足,席歡打著飽嗝起身,“我上個廁所。”

        白青楓道,“回去再上不行啊?這就憋不住了?”

        “這么高級的地方,廁所環境應該比我們工作室強多了。”

        白青楓有些哭笑不得,“那我們在樓下等你。”

        看著席歡的背影,趙顏苦笑著搖頭。白青楓道,“有時候這家伙挺猥瑣的。”

        趙顏道,“猥瑣……”嗤的一聲笑了,“他說,不猥瑣的男人,會沒什么情趣。”

        白青楓怔了一下,竟然不禁點頭,“有道理。”

        ……

        席歡哼著小曲兒,欣賞著走廊上經過的服務員的甜美笑容,轉身進了衛生間。點上一支煙,一泡尿洋洋灑灑的傾泄而下。

        高級的地方就是不一樣,一點兒氣味兒也沒有。不像工作室里的廁所那樣,刷的干干凈凈,總也會有種古怪的臭味兒。

        提上褲子,席歡正要轉身離開,卻忽然感覺到后腦勺被什么東西砸了一下,整個人直接軟倒下來。

        席歡身后,冬葉一把抓住了一個男人的手腕。可即便如此,男人的拳頭的拳風,還是打到了席歡的后腦勺。

        僅僅是拳風,就讓席歡昏死了過去。

        男人瞇著眼睛,看著冬葉。“風行,猜猜我是誰。”說著,男人拳影連連,猶如漫天暴雨。

        冬葉左左右右的躲閃著,手上多了一把蝴蝶刀,刀鋒碰撞在那人的拳頭上,叮叮作響。冬葉邊打邊退,顯然沒有跟那男人拼命的意思。

        轉眼之間,兩人交手數招,那男人忽然嗖的一下消失無蹤。

        冬葉擰了一下眉頭,手中的蝴蝶刀啪嗒落在了地上。刀鋒之上,有一絲鮮血。

        看了一下肩頭的傷口,冬葉哼了一聲。按了一下耳后,“目標已經遁走,速度追蹤。”之后,看了一眼昏倒在廁所地上的席歡,遲疑了一下,還是把他扶起來,走出了廁所。

        迎面撞到一個服務生。看著從男廁里走出來的冬葉,和昏迷不醒的席歡,服務生愣住了。

        “喝多了,有房間嗎?”冬葉道。

        服務生回過神來,笑道,“這邊請。”

        把席歡丟在房間里的床上,冬葉進了洗手間,對著鏡子拉開肩膀上的衣服,看著上面的傷口,呼出了一口氣。

        只是皮外傷而已。

        正準備離開,冬葉又是一怔。

        盯著肩頭的血跡,嗅著輕微的血腥味兒,眼神逐漸迷離……

        ……

        樓下。

        白青楓等得急了,給席歡打電話,電話響了許久,卻被掛斷。白青楓以為席歡已經要下來了,可又等了許久,依然不見人影。

        有短信發來,“臨時有事,你們先走。”

        “你能有什么屁事兒。”白青楓抱怨了一句。

        白青楓有些莫名其妙,看看趙顏。

        趙顏猶豫了一下,道,“也許他真的有什么急事兒吧。”

        白青楓苦笑,“可能吧,算了,咱們先走。”

        趙顏有些不放心。

        白青楓笑道,“沒事兒,他一個大男人,還能被人怎么滴了不成?”

        趙顏道,“上次《虎賁》的人就找過麻煩……”

        白青楓遲疑了一下,又撥了過去。

        這一次,席歡接通了電話,“說了有事兒,你們先走。”

        白青楓凝眉道,“需要幫忙嗎?”

        “想多了,遇到個朋友,有點兒事情要談。你帶趙顏先走,明天早上我跟你聯系。”

        “好吧。”

        ……

        席歡嘴里叼著一支煙,任憑煙霧圍繞周身,仿佛著煙霧,可以帶走愁思。

        他已經在床上躺了一上午,一直在思考著一個非常嚴肅的問題。

        “是誰在衛生間里偷襲了自己,之后又很無恥的把自己給睡了?”

        睡就睡吧,你留下一條粉色女式內衣是什么意思?留念嗎?還是想跟自己說,自己沒有被男人給睡了,不算吃虧?

        床上的那一抹血色,是說明老子得到了你的第一次嗎?!

        最讓人無法接受的是,你還留下一千塊錢,是什么意思?當席某人是賣身的男寵嗎?把席某人當男寵也就算了,區區一千塊錢的價格,是不是太低了點兒?雖然席某人外表像個x絲,可難道你沒發現席某人身上的土豪氣質嗎?!

        已然是中午時分,陽光灑進來,有些刺眼。

        席歡翻看了一下手機,注意到有十多個未接電話。

        有趙顏打來的,有武鎮南打來的,還有白青楓打來的。

        翻到一條發出的短信,席歡怔住了。

        “臨時有事,你們先走。”

        這是自己編輯的短信嗎?

        為什么一點兒印象也沒有?

        復又躺倒在床上,手里把玩著那條女式內褲,席歡苦苦回憶著昨晚發生的事情……

        腦子里一團糟。

        在廁所里,肯定有人偷襲了自己!

        真是一件怪事。

        席某雖然自問有些小帥,魅力也不錯,足以讓很多女人心動,可也不至于會讓女人不擇手段吧?

        是誰?

        蘿莉殺?

        那小蘿莉一直對自己有些不懷好意的不良企圖,而且現在的年輕人,都十分荒唐,搞不好真的能干出這種“傷天害理”的事情來。

        抑或是白青楓?

        一直對自己有什么想法,又不敢明說,所以才用了這種下三濫的手段?可問題是……女式內衣可以解釋。這個小變態會穿女裝應該也算“正常”,可床單上的血又怎么解釋呢?

        要么就是蔣亞楠?

        這個女漢子,現實里雖然柔柔弱弱的,可游戲中的角色,就暴露了她狂熱的本性啊……

        總不能是一直對自己好感十足的房東大姐吧?

        徐娘半老,風韻猶存……

        想想也是……

        咳!

        手機又響了。

        武鎮南打來的。

        “干嘛呢?快回來,我剛剛得到了一個不太好的消息。”

        席歡答應了一聲,又給趙顏回了電話,“我沒事兒,你別擔心。”

        “怎么一直沒接電話阿?”

        “呃……見了面再說吧,我先回工作室。”掛了電話,席歡想給白青楓打個電話,又不知道該說些什么。猶豫了一下,還是撥了過去。

        竟然關機了!!

        好吧!

        做賊心虛吧?

        席歡苦笑一聲,起身離開。

        退房的時候,服務生檢查了房間之后,通知前臺。前臺姑娘笑著說,“先生,抱歉,您把床單弄臟了,我們得收取清洗費用。另外,床頭柜也被您弄壞了。”

        床頭柜?

        席歡倒是沒有注意。“好吧,一共多少錢?”

        “我們的床頭柜是進口木材,您需要賠償一千五百塊。”

        席歡啞然。

        合著那個無恥的家伙留下的這一千塊是這個意思?

        自己還要搭上五百不成?

        “之前押金壓了三百,您還需要支付一千二百元。”

        ……

        席歡的心情惡劣到了極點。

        莫名其妙的被一個不知道是男是女的家伙給睡了,還搭了兩百塊!

        不止兩百!

        打車回去,又花了十五塊!

        越想越氣,就有些心不在焉了。

        “席歡?”武鎮南喊了一聲,席歡這才回過神,噢了一聲,道,“這么說,我們明天的對手,會是《五行山》了?”

        “有很大的概率。”武鎮南道,“《五行山》的單兵實力本就很強,再加上巡航導彈,不可小覷。”

        蔣亞楠道,“加持了水晶能源的巡航彈,攻擊力十分強悍,而且普通的武器裝備根本無法攔截。”

        “噢。”席歡眼神古怪的看了蔣亞楠一眼。

        蔣亞楠心里窩著火。她不明白,這一下午了,席歡看自己的時候,眼神都有些不正常。原本蔣亞楠以為自己臉上有什么,特意去了一趟廁所,鏡子里看了好多遍,確定臉上很干凈。

        席歡的手機響了,是白青楓打來的。

        “呼……”

        席歡呼出了一口氣。

        走到陽臺上,接通了電話。

        “今天有空嗎?幫個幫吧。”白青楓道。

        “什么?”

        “我爸媽想見你。”

        “見我?”席歡苦笑,“見我干什么?”

        “呃……這個……我爸準備投資你們《捍衛者》。”

        “噢。”席歡應了一聲,腦子里有些空,竟然不知道該想些什么。

        “咳咳。”白青楓清了一下嗓子,道,“有件事,我……抱歉啊。”白青楓有些后悔,之前白悠悠一直說席歡是自己“男朋友”的時候,自己就該言辭否認的。現在倒好,父母都知道了,父親還要投資《捍衛者》。雖然沒有明說,但白青楓心里也明白父親是什么心思。

        白青楓知道不能再含糊了,所以很嚴肅的告訴父親,自己跟席歡只是很好的朋友。

        父親只是笑笑,說什么看好《捍衛者》,只是想給自己的公司做個宣傳,沒有別的意思。

        自己還能說什么?《捍衛者》很需要錢,父親能投資的話,不也挺好?

        只是,這些“復雜”的事情,一時間也無法在電話里跟席歡說清楚。

        聽著白青楓的道歉,席歡有些釋然,又有些糾結,還有些憤怒。

        多少年的好朋友,可以把后背交給他的好朋友……

        后背……

        屁股……

        席歡的腦子亂糟糟的,抓著手機的手,有些顫抖。

        至于如果是白青楓干的好事,又為何還要拿席歡的手機給他自己發短信,席歡也沒有冷靜的去思考分析。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9561759.com 言情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xyanqing.com
内蒙古快3走势图带线
<var id="fdhjb"></var><th id="fdhjb"></th><progress id="fdhjb"></progress>
<progress id="fdhjb"><i id="fdhjb"><video id="fdhjb"></video></i></progress><progress id="fdhjb"></progress>
<cite id="fdhjb"></cite>
<address id="fdhjb"><del id="fdhjb"><ruby id="fdhjb"></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fdhjb"></address><var id="fdhjb"><del id="fdhjb"><th id="fdhjb"></th></del></var><var id="fdhjb"></var><cite id="fdhjb"></cite>
<progress id="fdhjb"><i id="fdhjb"></i></progress>
<cite id="fdhjb"><del id="fdhjb"><address id="fdhjb"></address></del></cite>
<var id="fdhjb"></var><th id="fdhjb"></th><progress id="fdhjb"></progress>
<progress id="fdhjb"><i id="fdhjb"><video id="fdhjb"></video></i></progress><progress id="fdhjb"></progress>
<cite id="fdhjb"></cite>
<address id="fdhjb"><del id="fdhjb"><ruby id="fdhjb"></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fdhjb"></address><var id="fdhjb"><del id="fdhjb"><th id="fdhjb"></th></del></var><var id="fdhjb"></var><cite id="fdhjb"></cite>
<progress id="fdhjb"><i id="fdhjb"></i></progress>
<cite id="fdhjb"><del id="fdhjb"><address id="fdhjb"></address></del></c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