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fdhjb"></var><th id="fdhjb"></th><progress id="fdhjb"></progress>
<progress id="fdhjb"><i id="fdhjb"><video id="fdhjb"></video></i></progress><progress id="fdhjb"></progress>
<cite id="fdhjb"></cite>
<address id="fdhjb"><del id="fdhjb"><ruby id="fdhjb"></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fdhjb"></address><var id="fdhjb"><del id="fdhjb"><th id="fdhjb"></th></del></var><var id="fdhjb"></var><cite id="fdhjb"></cite>
<progress id="fdhjb"><i id="fdhjb"></i></progress>
<cite id="fdhjb"><del id="fdhjb"><address id="fdhjb"></address></del></cite>
言情小说网 > 悍夜行 > 54 有贼

54 有贼

        《全民备战》的最新版本更新已经被提上日程。

        夺级赛结束之后,最新版的《全民备战》将会上线。届时,经济区域的新版野区设定和副本设定也会随之上线。

        元月三日傍晚,北县赛场上,《捍卫者》2比1战胜《纵横》的同时,国内屈指可数的媒体《银河在线》头版报道:韩国第一代机械士兵问世。

        国际震动,其邻国更是进入了一级戒备状态。机械士兵的出现,具有划时代的意义。有专家认为,机械士兵和超级战士,将会改变整个世界。

        相较于这种国际重大消息,席欢更在意的,反而是与《再别康桥》和《战无双》的一些传闻。北县是小城市,没有大学,所以,一高和二高,就是北县的最高学府了。在这两所学府里,集结了一批专门研究《全民备战》的少年天才。他们的存在,让这两只战队变得极为强大。许多北县人都相信,假以时日,《再别康桥》和《战无双》这两支后起之秀,一定会取代《狂风》,成为北县战队的代表。

        元月四日没有比赛。但《捍卫者》战队却没有像上次一样大肆庆祝。《纵横》的苦?#21073;?#35753;他们意识到了比赛的严峻。

        武镇南带着蒋?#24773;?#31561;人先回了工作室,席欢和萝莉杀在路边等车。

        把房卡递给萝莉杀,席欢道,“别再丢了,上次差点儿让我老婆误会。”

        萝莉杀接过房卡,看了一会儿,道,“?#19968;?#20197;为被偷了呢。你不会趁机在我房间里布置了什么摄像?#20998;?#31867;的吧?”

        席欢一脸惊讶,“这都被你猜到了?好吧,?#39029;?#35748;,我在你被窝里安装了一个摄像头,记?#20204;?#19975;别裸睡。”

        “哈哈哈。”萝莉杀笑了一声,道,“混蛋大叔好猥琐啊。”

        席欢笑笑,看着戴着口罩,满眼笑意的萝莉杀,道,“谢谢你。”

        萝莉杀道,“口头表示谢意吗?”

        “以身相许是不可能的。”

        “嘁嘁嘁!想得美。”萝莉杀道,“请咱吃饭啦。”

        席欢摸了摸口袋,掏出了一张皱巴巴的五十块钱,递给萝莉杀。“折现吧。”

        萝莉杀哈哈的笑,“大叔好搞笑。就打算请五十块钱的小?#26376;穡?#31639;了算了,看你也够穷的。我请你好了。”

        席欢看了看时间,“不要了吧,吃过饭天都晚了,到时候免不了要送你回住处。万一再去你那里坐坐,搞不好会发生点儿什么。万一你又太封建,非要我负什么责,可如?#38382;?#22909;。”

        萝莉杀一直笑着,听席欢胡扯完了,才道,“吓死你算了。好吧,就不为难你了,免得你回?#22812;?#25619;板。走啦走啦。”说着,招手拦下了一辆经过的出租车。

        “后天早上?#35828;悖?#35760;得别晚了。”席欢道。

        “看吧,有时间就来。”

        “别。你要是不来,万一我们输了,我可没钱还你那十万块。”

        “无赖。”萝莉杀笑骂了一声,钻进了?#36947;錚?#20914;着席欢摆手,像个孩子似的,还甩了一个飞吻。

        席?#35835;?#19978;笑意浓浓,直到萝莉杀的出租车走远,席欢这才转过身,看向身后的一个街口。“出来吧。”

        白青枫和赵颜从街口走出来。白青枫笑道,“这小丫头,看起来?#38405;?#24456;?#34892;?#36259;啊。”

        席欢摊摊手,看向赵颜,道,“我是正经人,从来瞧不起婚外情的。”

        赵颜笑笑,道,“反正咱们还没有结婚呢。我也管不了你。”

        席欢走上前一?#21073;?#25602;住了赵颜的肩膀,对白青枫道,“请客不?”

        “吃什么?”

        “什么最贵?”

        白青枫骂一句“无耻”。

        席欢回一句“彼此”。

        三人嘻嘻哈哈的上了车,在夜色中绝尘而去。

        约好了要跟武镇南等人研究一下后天的比赛,所以席欢这次不打算喝太多,但吃食上,是不能省的。

        反正白青枫是?#27426;?#20195;,席欢宰起来也没什么心理负担,吃饱喝足,席欢打着饱嗝起身,“我上个厕所。”

        白青枫道,“回去再上不行啊?这就憋不住了?”

        “这么高级的地?#21073;?#21397;所环境应该比我们工作室强多了。”

        白青枫?#34892;?#21741;笑不得,“那我们在楼下等你。”

        看着席欢的背影,赵颜苦笑着摇头。白青枫道,“有时候这?#19968;?#25402;猥琐的。”

        赵颜道,“猥琐……”嗤的一声笑了,“他说,不猥琐的男人,会没什么情趣。”

        白青枫怔了一下,竟然?#21796;?#28857;头,“有道理。”

        ……

        席欢哼着小曲儿,欣赏着走廊上经过的服务员的甜美笑容,转身进了卫生间。点上一支烟,一泡尿洋洋洒洒的倾泄而下。

        高级的地方就是不一样,一点儿气味儿也没有。不像工作室里的厕所那样,刷的干干净净,总也会有种古怪的臭味儿。

        提上裤子,席欢正要转身离开,?#26149;?#28982;感觉到后脑勺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下,整个人直接软倒下来。

        席欢身后,冬叶一把抓住了一个男?#35828;?#25163;腕。可即便如此,男?#35828;?#25331;头的拳风,还是打到了席欢的后脑?#20303;?

        仅仅是拳风,就让席欢昏死了过去。

        男人眯着眼睛,看着冬叶。“风行,猜猜我是谁。”说着,男人拳影连连,犹如漫天暴雨。

        冬叶左左右右的躲闪着,手上多了一把蝴蝶刀,刀锋碰撞在那?#35828;?#25331;头上,叮叮作响。冬叶边打边退,显?#24187;?#26377;跟那男人拼命的意思。

        转眼之间,两人交手数招,那男人忽然嗖的一下消失无踪。

        冬叶拧了一下眉头,?#31181;?#30340;蝴蝶刀啪嗒落在?#35828;?#19978;。刀锋之上,有一丝鲜血。

        看了一下肩头的伤口,冬叶哼了一声。按了一下耳后,“目标已经遁走,速度追踪。”之后,看了一眼昏倒在厕所地上的席欢,迟疑了一下,还是把他扶起来,走出了厕所。

        迎面撞到一个服务生。看着从男厕里走出来的冬叶,和昏迷不醒的席欢,服务生愣住了。

        “喝多了,有房间吗?”冬叶道。

        服务生回过神来,笑道,“这边请。”

        把席欢丢在房间里的床上,冬叶进了洗手间,对着镜子拉开肩膀上的?#36335;?#30475;着上面的伤口,呼出了一口气。

        只是皮外伤而已。

        正准备离开,冬?#38431;?#26159;一怔。

        盯着肩头的血迹,嗅着轻微的血腥味儿,眼神逐渐迷离……

        ……

        楼下。

        白青枫等得急了,给席欢打电话,电话响了许久,却被?#21494;稀?#30333;青枫以为席欢已经要下来了,可又等了许久,依然不见人?#21834;?

        有短信发来,“临时有事,你们先走。”

        “你能有什么屁事儿。”白青枫抱怨了一句。

        白青枫?#34892;?#33707;名其妙,看看赵颜。

        赵颜犹豫了一下,道,“也许他真的有什么急事儿吧。”

        白青枫苦笑,“可能吧,算了,咱们先走。”

        赵颜?#34892;?#19981;放心。

        白青枫笑道,“没事儿,他一个大男人,还能被人怎么滴了不成?”

        赵颜道,“上次《虎贲》的人就?#22812;?#40635;?#22330;?

        白青枫迟疑了一下,又拨了过去。

        这一次,席欢接通?#35828;?#35805;,“说了有事儿,你们先走。”

        白青枫凝眉道,“需要帮忙吗?”

        “想多了,遇到个朋友,有点儿事情要谈。你带赵颜先走,明天早上我跟你联系。”

        “好吧。”

        ……

        席欢嘴里叼着一支烟,任凭烟雾围绕周身,?#36335;?#30528;烟雾,可以带走愁思。

        他已经在床上躺了一上午,一直在思考着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

        “是谁在卫生间里偷袭了?#32422;海?#20043;后又很无耻的把?#32422;?#32473;睡了?”

        睡就睡吧,你留下一条粉色女式内衣是什么意思?留念吗?还是想跟?#32422;?#35828;,?#32422;?#27809;有被男人给睡了,不算吃亏?

        床上的那一抹血色,是说明老子得到了你的第一次吗?!

        最让人无法接受的是,你还留下一千块钱,是什么意思?#24247;?#24109;某人是卖身的男宠吗?把席某?#35828;?#30007;宠也就算了,区区一千块钱的价格,是不是太低?#35828;?#20799;?虽然席某人外表像个x丝,可难道你没发现席某人身上的土豪气质吗?!

        已然?#20405;?#21320;时分,阳光洒进来,?#34892;?#21050;眼。

        席欢翻看了一下手机,注意到有十多个未接电?#21834;?

        有赵颜打来的,有武镇南打来的,还有白青枫打来的。

        翻到一条发出的短信,席欢怔住了。

        “临时有事,你们先走。”

        这是?#32422;?#32534;辑的短信吗?

        为什么一点儿印象也没有?

        复又躺倒在床上,手里把玩着那条女式内裤,席欢苦苦回忆着昨晚发生的事情……

        脑子里一团糟。

        在厕所里,肯定有人偷袭了?#32422;海?

        真是一件怪事。

        席某虽然自问?#34892;?#23567;帅,魅力也不错,足以让很多女人心动,可也不至于会让女人不择手段吧?

        是谁?

        萝莉杀?

        那小萝莉一直对?#32422;河行?#19981;怀好意的不良企?#36857;?#32780;且现在的年轻人,都十分荒唐,搞不好真的能干出这种?#21543;?#22825;害理”的事情来。

        ?#21482;?#26159;白青枫?

        一直对?#32422;?#26377;什么想法,又不敢明说,所以才用了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可问题是……女式内衣可以解释。这个小变态会穿女装应该也算“正常”,可床单上的血又怎么解释呢?

        要么就是蒋?#24773;?

        这个女汉子,现?#36947;?#34429;然柔柔弱弱的,可游?#20998;?#30340;角色,就暴露了她狂热的本性啊……

        总不能是一直对?#32422;?#22909;感十足的房东大姐吧?

        徐娘半老,风韵犹存……

        想想也是……

        咳!

        手机又响了。

        武镇南打来的。

        “干嘛呢?快回来,我刚刚得到了一个不太好的消息。”

        席欢答应了一声,?#25351;?#36213;颜回?#35828;?#35805;,“我没事儿,你别担心。”

        “怎么一直?#21796;?#30005;话阿?”

        “呃……见了面再说吧,我先回工作室。”挂?#35828;?#35805;,席欢想给白青枫打个电话,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犹豫了一下,还是拨了过去。

        竟?#36824;?#26426;了!!

        好吧!

        做贼心虚吧?

        席欢苦笑一声,起身离开。

        退房的时候,服务生检查了房间之后,通知前台。前台姑娘笑着说,“先生,抱歉,您把床单弄脏了,我们得收取清洗费用。另外,床头柜也被您弄坏了。”

        床头柜?

        席欢倒是没有注意。“好吧,一共多少钱?”

        “我们的床头柜是进口木材,您需要赔偿一千五百块。”

        席欢哑然。

        合着那个无耻的?#19968;?#30041;下的这一千块是这个意思?

        ?#32422;?#36824;要搭上五百不成?

        “之?#25226;?#37329;压了三百,您还需要支付一千二百元。”

        ……

        席欢的心情恶劣到了极点。

        莫名其妙的被一个不知道是男是女的?#19968;?#32473;睡了,还搭了两百块!

        不止两百!

        打车回去,?#21482;?#20102;十五块!

        ?#36739;?#36234;气,就?#34892;?#24515;不在焉了。

        “席欢?”武镇南喊了一声,席欢这才回过神,噢了一声,道,“这么说,我们明天的对手,会是《五行山》了?”

        “有很大的概?#30465;!?#27494;镇南道,?#21834;?#20116;行山》的单兵实力本就很强,再加上巡航导弹,不可小觑。”

        蒋?#24773;?#36947;,“加持了水晶能源的巡航弹,攻击力十分强悍,而且普通的武器装备根本无法拦截。”

        “噢。”席欢眼神古怪的看了蒋?#24773;?#19968;眼。

        蒋?#24773;?#24515;里窝着火。她?#24187;靼祝?#36825;一下午了,席欢看?#32422;?#30340;时候,眼神都?#34892;?#19981;正常。原本蒋?#24773;?#20197;为?#32422;?#33080;上有什么,特意去了一趟厕所,镜子里看了好多遍,确定脸上很干净。

        席欢的手机响了,是白青枫打来的。

        “呼……”

        席欢呼出了一口气。

        走到阳台上,接通?#35828;緇啊?

        “今天有?#31456;穡?#24110;个帮吧。”白青枫道。

        “什么?”

        “?#37326;?#22920;想见你。”

        “见我?”席欢苦笑,“见我干什么?”

        “呃……这个……?#37326;?#20934;备投资你们《捍卫者》。”

        “噢。”席欢应了一声,脑子里?#34892;?#31354;,竟然不知道该想些什么。

        “咳?#21462;!?#30333;青枫清了一下嗓子,道,“有件事,我……抱歉啊。”白青枫?#34892;?#21518;悔,之前?#23376;?#24736;一直说席欢是?#32422;骸澳信?#21451;”的时候,?#32422;?#23601;该言辞否认的。现在倒好,?#25913;?#37117;知道了,父亲还要投?#30465;?#25421;卫者》。虽?#24187;?#26377;明说,但白青枫心里也明白父亲是什么心思。

        白青枫知道不能再含糊了,所以很严肃的告诉父?#31069;约?#36319;席欢只是很好的朋友。

        父?#23383;?#26159;笑笑,说什么?#26149;謾?#25421;卫者》,只是想给?#32422;?#30340;公司做个宣传,没有别的意思。

        ?#32422;?#36824;能说什么?《捍卫者》很需要钱,父亲能投资的话,不也挺好?

        只是,这些“复?#21360;?#30340;事情,一时间也无法在电话里跟席欢说清楚。

        听着白青枫的道歉,席欢?#34892;?#37322;然,又?#34892;?#32416;结,还?#34892;?#24868;怒。

        多少年的?#38376;?#21451;,可以把后背交给他的?#38376;?#21451;……

        后?#22330;?

        屁股……

        席欢的脑子?#20197;?#31967;的,抓着手机的手,?#34892;?#39076;抖。

        至于如果是白青枫干的好事,又为何还要拿席欢的手机给他?#32422;悍?#30701;信,席欢也没有冷静的去思考分析。

  天才?#24187;?#35760;住本站地址:www.9561759.com 言情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xyanqing.com
内蒙古快3走势图带线
<var id="fdhjb"></var><th id="fdhjb"></th><progress id="fdhjb"></progress>
<progress id="fdhjb"><i id="fdhjb"><video id="fdhjb"></video></i></progress><progress id="fdhjb"></progress>
<cite id="fdhjb"></cite>
<address id="fdhjb"><del id="fdhjb"><ruby id="fdhjb"></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fdhjb"></address><var id="fdhjb"><del id="fdhjb"><th id="fdhjb"></th></del></var><var id="fdhjb"></var><cite id="fdhjb"></cite>
<progress id="fdhjb"><i id="fdhjb"></i></progress>
<cite id="fdhjb"><del id="fdhjb"><address id="fdhjb"></address></del></cite>
<var id="fdhjb"></var><th id="fdhjb"></th><progress id="fdhjb"></progress>
<progress id="fdhjb"><i id="fdhjb"><video id="fdhjb"></video></i></progress><progress id="fdhjb"></progress>
<cite id="fdhjb"></cite>
<address id="fdhjb"><del id="fdhjb"><ruby id="fdhjb"></ruby></del></address>
<address id="fdhjb"></address><var id="fdhjb"><del id="fdhjb"><th id="fdhjb"></th></del></var><var id="fdhjb"></var><cite id="fdhjb"></cite>
<progress id="fdhjb"><i id="fdhjb"></i></progress>
<cite id="fdhjb"><del id="fdhjb"><address id="fdhjb"></address></del></cite>